唐冬雨霍梦儿

【停云】电话

  突然,江停的手机响了。

  江停一惊,虽然不知道闻劭这些天都去做了什么,但他怕闻劭还未走远,小心点要好。从窗口四望,确认见不到闻劭和闻劭那车的影子后,才接了那通电话。

  是推销电话。

  江停脸黑了下去,亏他还担心着。

  沉着脸按下“推销电话”这个标签,江停觉得这台手机怕是不能要了。

  上午十点二十左右,又一通电话打了来。

  看着这陌生的电话号码,江停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拒绝。

  “嘟嘟嘟……”又响了起来。

  江停只觉得这个推销的兴许有点儿大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吗?于是又一次拒绝。

  “嘟嘟嘟……”

  “嘟!”

  “嘟嘟嘟……”

  “嘟!”

  ……

  直至上午十点半,他们已经对峙了十来个回合。

  建宁市市局的某刑侦支队队长黑着脸看着手机,盯着那个拒绝了他十多次的电话,又一次,按了下去。

  江停被搞得不耐烦了,终于接了一回。

  建宁市的某峫兴奋极了,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对面第一句是:“什么都不需要,不考虑相亲结婚,没有钱,想要业绩别在我这儿吊死,滚。”

  山牙子:“……”

  “等等等等!”严峫踩在江停要按下挂断前出声。

  江停手顿住,不确定地问道:“严峫?”

  严峫赶忙道:“是我是我!”

  “哦,那再见了。”说着又要按下去。

  “不是……”

  “嘟……”

  严峫表示我这辈子没有这么无语过。

  碰巧,秦川从严峫身边经过,“怎么?跟女朋友聊天呢?”还往下翻了翻通话记录。

  “可以啊,让女孩子拒绝那么多次。”秦川完全没注意到严峫的黑脸。

  “你怎么在这儿?”严峫一字一句。

  秦川毫不在意,“拿个东西啊。我还没问你为什么开小差呢。”

  “关你屁事!赶紧滚!”

  秦川耸了耸肩,走了。

  秦川离开后不过十秒——“嘟……”

  远在恭州的江停,拿起手机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觉得自己要是不好好听他说一次话这人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说吧,什么事。”江停抿了一口水,静静地听着严峫说话。

  “是你让杨媚给我带话的?”严峫问。

  “嗯。”然后咬了一口放桌上的包子。

  严峫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来,“你……我……”

  江停:“有话快说。”

  严峫噎了一声,随即道:“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江停问。

  严峫突觉自己编好的话术一句也用不上,硬着头皮道:“没什么。”

  “哦。”说着又一次,果断地按下了挂断。

  严峫看着跳出的通话记录那个界面,还是觉得问清楚比较好。

  但却再没按下去。

  对着那个界面沉默了半天,最后点了返回。

  叹了口气,按下锁屏键,与白墙相视良久,而后点了根烟。

  

  下午的时候,闻劭回来了。

  江停依旧对他爱答不理,闻劭也只对他笑了笑,反手抽走了江停的手机。上面十几条通话记录摆在那儿,闻劭晃了晃手机,道:“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江停冷笑一声,带着些讽刺,“推销电话而已,有什么好解释的?”

  闻劭眯了下眼,“一个推销电话,你跟他聊了一分多钟?”

  “听他介绍介绍产品,不行?”江停反问。

  闻劭将手机还给江停,“好吧,我相信你。”

  江停将手机拿走,冷冷瞥了他一眼,走开了。

  

作者有话说:

  觉得自己写的有大问题,ooc好像越来越严重了˃ʍ˂

  终于考完了!哦耶!!!

【停云】高兴

  夜深人静,可这夜,有好多人失眠了。

  一个是上文中提到的某想象力极其丰富的,建宁市首富——啊不,前首富——的儿子,现任建宁市刑侦支队队长,有着直男的病却没有直男的命的山牙子!

  另一个,是白天听了闻劭的话,而且最觉得让杨媚传话给严峫是一个极为不正确却又想不到是哪里不妥的江停。

  其他的,是夜猫子。

  次日,本想着趁闻劭出去再联系杨媚的江停,却失算了。因为闻劭,根本没出去!

  他们两个就一直从早上僵持不下,一直到中午时……

  也还是僵持着。

  “怎么了,一直不说话?”还是闻劭先开了口。

  江停道:“跟你没话可说。”

  闻劭笑了笑,猛然凑进,江停正欲后退,可没想闻劭这下来得突然,他的身子又不如之前反应敏捷,这一下便没躲过去,还差摔了。

  “江停,”闻劭贴在江停耳边说,“这么着急投怀送抱啊。”

  江停微怒,“滚开!”

  闻劭放开了,这不由令江停一愣。

  “怎么?不是你叫我放开的吗?”闻劭仍然是那副样子,笑眯眯地看着江停,诱骗着江停,那声音如恶魔,却又充满诱惑,想要让江停上当。

  如若这里换个人,那一定会被闻劭给骗了。可站在这里的,是江停。

  “我是叫你滚开,你怎么不滚?”江停斜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闻劭轻笑一声,勾起了嘴角。

  若是忽略到那张帅气的脸,单看他略勾起的嘴角,竟还有些邪魅;若带上那张脸一块儿看,就只有“好看”一词可以形容。

  

  翌日清晨,江停满脸不高兴地出现在闻劭眼前。

  “怎么了?我的红皇后不高兴了?”闻劭一手撑着头,推给江停一杯水,问道。

  “不。”江停没有接闻劭的水,又另拿了一个纸杯,接了杯水。

  闻劭看着那杯洒了一些的水,也没说什么。

  江停不高兴没有别的什么原因,都是因为闻劭这人。昨天那事儿着实有些刺激到他了,以至于只要看到闻劭,他都不会高兴。

  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在同闻劭的相处间,他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突然,闻劭抓住江停的手,阻止他再去喝水。

  “你干什么!?”江停黑下了脸。

  闻劭贴进江停,在他的耳边问道:“我想知道,怎么让我的红皇后高兴些。”

  江停想挣开闻劭的手,可他的身体素质大不如前,闻劭一只手都挣不开。

  “别让我看到你,我就高兴了。”江停直视闻劭,冰冷的语气让人确定这就是江停。

闻劭松开了抓着江停的手,有些遗憾。

  而江停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闻劭在遗憾个什么劲儿,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闻劭快滚。

  然而闻劭在走门的时候特意擦着江停的耳边走,呼出来的气息扑了江停一脸。

  “My queen.我回来时,你可以消气吗?”闻劭问道。

  江停沉下脸,“想得挺好。”

  接着就是“砰——”地一声,门被狠狠地摔上。

  江停靠着门,呼出一口气。果然,闻劭走后,心情好了不少。

  

作者有话说:

  我果然不适合写甜文啊!感觉我的甜文都走无聊路线……我会练的( ๑ŏ ﹏ ŏ๑ )我一直都是一个虐文写手(其实刀子也没发过多少)。果然最近不能再跟我那几个sb同学说话了,脑子容易短路。

【停云】脑补

  建宁市局。

  “严峫在吗?”杨媚问道。

  “严队在。”

  杨媚点了点头,“带我去找他。”

  那人狐疑地看了杨媚一眼,还是把她带了去。

  “杨媚?你来干什么?”严峫问。

  那次和黑桃K对线之后,整个市局都炸了。三年前就该死的人突然复活,可谓是令人震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这边又不能放下对冻尸案的调查,只能派出一部分人去与恭州市市局的人对接。

  “我联系上江哥了。”杨媚道。

  严峫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说了什么?”

  严峫自己也不知道得就问出了这一句,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他让我帮你带句话。”

  当天晚上,严峫失眠了。

  脑海里不断想着为什么江停要给他带话而不是别人,在他的不断脑补之下,终于,脑补出来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其故事性交给一个导演拍摄绝对会引来一众好评!

  以下,请欣赏严峫当晚的内心活动。

  他为什么要给我带话?为什么偏偏是我而不是其他人?难道说他对我有别样的感情,只是碍于黑桃K不能直接表示?那不会是爱吧?他爱我不过却因为黑桃K的原因不能直接说,只能通过带话来隐隐表达对我的爱意……云云。

  如果当事人江停知道了严峫的心理活动,那不用说,他会后悔带话给严峫。

这人脑补能力太强了!

  第二天一众人发现严峫精神不对,怀疑他工作过度,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严队,昨晚就因为有人给他带了一句话,脑补出了一出狗血爱情大戏。

  这也幸好没人知道,如果有,那么他在市局的形象不保。

  

  江停和闻劭回去的时候,步薇已然走了。

  那幅画被换了位置,江停一进门我看见了。

  那熟悉的情景,虽然记忆很模糊了,却还一下子想起来。

  那个傍晚红霞漫天,就同现在一般,一个小孩子在河边拉着小提琴,一个小孩子躲着看,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起来。

  江停心一颤,抿嘴不语。

  “江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闻劭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江停道:“记得。”

  “那我们成年后呢?”

  “记得。那次你拿着枪,指着我。那并不能算是见面。”江停一边坐下,悠悠说着。

  “是啊,”闻劭也坐下,“你让你那线人带了什么话?”

  江停冷冷瞥了他一眼。

  闻劭懒散地坐着,用手撑着头,和江停对视。

江停移开了眼,没说话。

  “不说也行,我想,我的红皇后这么聪明,也一定能猜到那场爆炸案倒底是你指挥失误,还是别的什么。”闻劭道。

  江停还是没说话。

  “那天岳广平问我:听说红皇后是个女人,你能想办法验证这一点吗?”

  江停一惊,他突然想起三年前那件事。

  闻劭继续说下去:“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吗。”

  “——是谁出卖了我的红皇后?”

  江停脸色煞白,他终于明白了,1009行动的内鬼,就是他自己。

  “铆钉……”江停咬着牙,一字一句。

  闻劭嘴角一勾,“我在组织内部做了紧急排查,但始终找不到那个漏风的点在哪。直到‘铆钉’收到来自红心Q打印出的下一封加密指令时,我极其震惊地发现,纸面上竟然有一抹红指甲油刮出来的印,就像是不经意间传达出了某种信息似的。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漏风的就是你自己。”

  闻劭摇了摇头:

  “早在1009行动开始前半年,岳广平就把你卖到了我跟前。”

  

作者有话说:

  状态依旧不怎么好……端午安康!就酱~

【停云】误会

  那辆黑车最终停在了一个村子前,随行开车的金杰下了车,与村头的人对接。

  这一路上江停也没有再挣扎,连句话都没说,双眼与平时相比显得空洞了些,闻劭对他说什么,他都只“嗯”一声。

  金杰同村子里的人对接好后,拉开了后排的车门。闻劭率先走了下来,伸出手想要拉住江停。

  “My queen.该下车了。”

  江停冷哼一声,打开另一边的车门下了车。

  闻劭的手停在半空,良久才收回来。

  

  闻劭将江停带在身边是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刚一进了村子,就让金杰自己去办事,而他则留下陪着江停,甚至对来这村要做什么都闭口不提。

  某杰:我感觉我出来有点儿碍事?

  “要去到处转转吗?我和你一起。”闻劭道。

  “不用了,我自己。”

  闻劭不情愿地看着江停远去。

  “啧……”

  

  “嘟……嘟……”

  手机振动着,江停抿了抿唇,盯着手机屏幕。

  “嘟嘟……”

  电话那头接通了,“江……江哥?!”

  “是我,杨媚。”江停说道。

  杨媚咬了咬牙,道:“江哥,您不是……”

  江停“嗯”了一声,道:“我现在是背着他出来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杨媚在那头喃喃着。

  江停在屏幕上轻敲几下,示意有人来了,电话那头的杨媚立马噤声。

  来人是这村里的一个村民。

  “你在这里干什么?”村民警惕地问。

  江停说道:“屋里闷,出来走走。”

  村民一想是闻劭带来的人,不疑有他,转身就走。

  待村民走远,江停又敲了几下,便又听杨媚在那头问:“江哥……那个黑桃K……”

  “不必担心,他没对我做什么。”

  杨媚呼了口气。

  “杨媚,帮我联系个人。”江停道。

  杨媚心下疑惑,“谁?”

  “严峫。眼下能信过的只有他。”

  杨媚又问:“为什么是他?”

  江停道:“虽然他冲动了点儿,但这人正义感挺强的。你告诉他……”

  

  “回来了?”闻劭见江停回来,站起身说道。

  江停看都没看他一眼,:“嗯。”

  闻劭又道:“去干了什么?”

  江停撇过头,说:“透气,散步。”

  “哦……”闻劭眯着眼看着江停,“好了,我们该走了。”

  “嗯。”

  突的,闻劭凑到江停耳边,道:“江停,不打算跟你的线人说说我们在哪儿吗?”

  江停怔了一下,很快恢复了神色,“你觉得,我现在跟外界联系,有人会信我吗?”

  闻劭一勾唇,道:“那可不一定,比如你那个线人杨媚。我说的对吧,我的红皇后?”

  江停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闻劭,也不与他争辩,“随你怎么说,当然我也可以以死自证清白。”

  闻劭见他不承认,也不强问,道:“好吧,既然如此就当是一场误会好了。也怪我多疑,你怎么会背叛我呢?”

  这句话说得一语双关,江停心下了然,一是闻劭这是已经发现了,二是在暗示三年前的那件事。

  “走吧。”

  “嗯。”

  

作者有话说:

  半夜码字码一半睡着了可还行?这些天被同学气死了快,所以状态不太好,抱歉……而且还无意间埋了个大坑QAQ

  六一儿童节快乐!今天放结尾一个小剧场~是我当时写文的真实心情哈哈哈……

  

小剧场:

  「嘶……我倒底先写哪个啊?是先把花匠匠布置的年练完成还是先写文啊……」

好不容易开始更文……

  「唉?这段该怎么写?不行!快被气死了!啊啊啊这词该怎么用啊!!」

  当我好不容易更到结尾……

  「好困啊……」

  然后睡着了……

  然后我醒后……

  「等等!这后边咋写的?嗯?好像不是这样……啧!差不多了!不管了!烦死了!」

  当我终于写完后……

  「这章取个啥名字好啊!!!算了,就这个吧……」

【停云】步薇

  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坐回车上的,但江停依稀记得,当时他们的气氛并不太好。

  而步薇夹在中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第二日,江停醒过来的时候闻劭已然准备好了饭菜,坐在饭桌前等着。

  看他那模样,似乎昨夜的争吵全然不存在。

  江停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好坐在步薇的对面,三个人的脸色本就不太好,偏偏闻劭还不知道又发了什么疯,不断往江停的碗里夹着菜。

  “闻劭!够了。”

  闻劭笑了一下,“怎么了?”

  “停下。”

  “好啊。”

  闻劭听江停的停了下来,看得步薇捏紧了双筷,心中不满。

  可她不敢说,因为她才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而不是江停。

  如果……我杀了他,那我就可以取代他吧……步薇心里想着,不由愣了,眼底闪过一丝杀气。

  可仔细想想看,她花重金雇佣的杀手范正元,不是被方片J给杀了吗?而可以指使方片J的,也只有黑桃K了。

  想到此处,步薇回头瞥了闻劭一眼,见闻劭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微微松了口气。

  她也明白,闻劭不说不带表他什么都不知道,恰恰相反,闻劭清楚得很。而杀了范正元,只是闻劭对步薇的警告。但或许从江停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抛弃了步薇。

  

  “松开!”江停愤怒的声音转入步薇的耳朵里,令她从沉思中惊醒来。

  闻劭一把将江停拉到身前,压低声音说道:“我不。”

  江停想甩开闻劭,可却发现怎么也用不上力气,很快想到了今早的食物,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闻劭道:“你说呢?”

  步薇看着这一幕幕,心里隐隐作痛,她多希望闻劭身前的是她,她不会像江停那样反抗,只要……那个人是她。

  “我不走。待在这里很好。”江停冷冷地道。

  闻劭轻笑一下,“最近不太平,把你带在身边安全,我也放心。”

  “你!唔……”

  江停正要说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他的嘴被闻劭堵上。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江停都没能做出什么反应。当江停反应过来后,下意识推开了闻劭,“滚!”

  闻劭嘴角勾了下,硬把江停拽上了车,拉上了车门。

  门还没关上,步薇站在门口,看那黑车愈走愈远,没有丝毫要停下或是回头的意思。

  步薇看得呆了,连指甲扎进肉里都没有感觉。

直到门外站着的人将门关上,步薇才终于反应过来。

  她缓缓蹲下,双手抱腿,将头低下哭了起来。

  江停……江停……

  步薇不断默念着江停的名字,紧紧咬着牙,心里的怨恨不禁更深。

  他真的不要我了……都没有看我一眼……

  想着想着,她换了个姿势靠着,正好瞥到桌子上的一张图。

  那张图上的是两个小孩子。在初夏傍晚,红霞满天,一个小孩子在拉着小提琴,另一个躲在后面偷窥。

  那张图并不是照片,很明显画出来的,画得也并不是很细。

  但不知道为什么,步薇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少时的闻劭和江停。

  她现在恨不得冲上去撕了那张画,但却有种无形的力量拉住了她,心底还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那么做。

  或许是理智和对黑桃K的敬畏压下了这份恨意和疯狂,她终究没有去撕了那画。但压得也并不是那么彻底,她对江停的恨早已挥之不去。

【停云】赎罪

  天渐渐黑了下来,路边的路灯也给点亮。

  门缓缓被打开,闻劭走了进来。

  “江停。”闻劭道。

  趴在桌子上的江停斜眼看了他一眼。

  闻劭笑着说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一阵桌椅移动的声音,江停站了起来,问:“见谁?非要我见?”

  闻劭点了点头,“到了就知道了。”

  “啧,那走吧。”

  

  闻劭同江停一起坐在后排,随后靠在江停耳边,轻声道:“这次路途可能有些遥远,忍不住了可以先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江停往一旁凑了凑,有意避开闻劭,“有多远?难不成要出省?”

  “从恭州去建宁。”

  “那也不远。”江停说道。

  闻劭不管,道:“有点儿远,还是先休息好。”

  江停彻底闭嘴了,争不过又能怎么办?

  路途没多遥远,但在闻劭的“威逼利诱”之下,江停还是闭上了眼。

  那辆黑色的车驶上高速,缓缓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江停悠悠睁开眼,车已经到了建宁。

  “马上到了,再忍一会儿。”闻劭眯眼看着江停,道。

  江停点了下头,“什么事非要来这里?”

  闻劭笑了,说:“拿回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江停轻哼一声,“你自己拿就可以了,为什么带我来。”

  “有一个人,妄想杀了她的模仿对象,代替他,成为他。”闻劭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江停。

  “所以?”

  闻劭:“宣示主权咯,顺便把东西拿回来。”

  “……”

  

  这辆车最终停在了路边,不一会儿,另一辆车停在了对面,上面下来了一个少女。

  少女下车后左看右看,看到了江停他们所在的车辆后走了来。

  闻劭打开车门下了车,随后弯下腰,扶着江停下了车。

  那少女走了来,江停竟在她生上看过了一些自己的影子。

  “您找我什么事?”少女问。

  闻劭没有回她,依旧温柔地看着江停。

  江停一点儿也不想理他,绕过闻劭伸出右手,道:“你好,江停。”

  少女犹豫片刻,也伸出了手,与他相握,抬眼看着他,学着他的语气,“你好,步薇。”

  江停点了点头,松开了手,继续低头看手机。

  步薇抬头看向闻劭,但闻劭却走到了江停身旁。

  “您……”

  闻劭没有理她,转而看向江停,“看出来了吗?”

  江停抬头与他对视,“什么?”

  闻劭轻轻一笑,“真没啊?”

  江停又仔细看了看步薇,从某个角度来看,步薇确实像极了江停。

  江停一脸不信地看问闻劭,然而闻劭笑着点了点头,道:“猜对了,就是那样。”

  “……你,真的疯了。”

  “不,我没有,”闻劭依旧笑着,“我不过在赎罪而已。当年的罪。”

  江停冷冷地看着他,“赎罪?如果你真的要赎罪,我可以现在找把枪,把你在这里毙了,而不是找个替代品。”

  闻劭道:“那怎么行?真要下地狱,我们一起,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江停冷哼一声,道:“疯得不轻。”

  “你知道吗江停,我一直忘不了自己那年的做法……”

  “你既然忘不了,那不如死了赎罪。”

  “那我们可以一起。”

【停云】赌约

  “闻劭。”江停顿住脚步,轻唤一声。

  那人一愣,随后道:“我的红皇后,怎么了?”

  江停抬头直视着他,说:“你忘了我们赌约。”

  那人一笑,“没有,当然没有。”

  “我说过,只要还有一个警察愿意相信你——哪怕只有一个,都算我输。”

  江停冷冷地看着他,道:“那你现在呢?”

  “你输了,所以我把你接了回来。”他贴在江停的耳边,轻声说着。

  江停正欲开口,却见闻劭拿出了一台手机,正与一人进行通话。

  江停眼皮跳了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真,电话那一面,是建宁市局。

  电话那头,一大群人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互相看着,还有声音不断传来。

  “江、江停?他不是死了吗!”

  “果然是他!那场缉毒爆炸案,要不是他,也不会……”

  还有杨媚的声音——

  “不是这样的!江哥……”

  江停叹了口气,然而闻劭又道:“我可不止打到了建宁。”

  江停没说话,他知道怎么说也没用,闻劭这样一弄,也便没人会信他了。

  “欢迎回来。My queen.”

  江停沉着脸,没有理他。

  闻劭笑了笑,“不急,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我会让你真正接受我的。”

  闻劭笑着切断了通讯,转而又问江停:“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应该没告诉你。”

  江停冷哼一声,“梦到的。”

  “是吗?”闻劭眯了下眼,问。

  “爱信不信。”江停很明显不想同闻劭对话。

  闻劭轻笑一声,道:“那我们可真是有缘,做个梦都能梦到我的名字。”

  江停表示这人真的没救了,梦里没救了,现实中也一样没救了。

  “江停,不去吃饭吗?”

  江停看了他一眼。

  “真不吃?”闻劭问。

  江停道:“吃和不吃不都一样被你拴在身边?”

  闻劭凑到江停身前,道:“不一样。”

  江停冷冷笑了,没说什么。

  “江停,这么不待见我吗?”闻劭在江停耳边轻轻说道。

  江停扭过头,背对着闻劭。

  闻劭也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前还瞥了江停一眼,说:“饭都放在桌子上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别忘了吃。”

  随即关上了门。

  这间屋子被反锁,钥匙洞对着他,没有钥匙无法打开。

  江停看着锁上的门,没有说话,但他不禁想起了在那个梦里的闻劭。

  那个闻劭很啰嗦,还有点小孩子气,他不过吃一盒泡面就会生气,可对他的那份关心却是不可否认的。

  而这个闻劭,有点儿疯。

  不知道哪里发生了变化,两个人的性格截然不同,但对他都会关心。

  虽然关心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差别。

  也许是经历不同吧。江停想。

  他环顾周围,这间屋子几乎什么都有,可所有门窗都紧闭着,只有刚才出来的那间屋子里有扇落地窗,旁边的小窗户可以打开。

  江停叹了口气,现在他的脸色很是不好。

  没办法,他坐到桌前,拿着桌子的豆浆喝了一口,脸色才好看了些。


作者有话说:

  梦里那个闻劭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有钱的家庭,所以性格与黑桃K有那么大的不同。

【停云】梦醒

  飞机起飞,闻劭很是无聊,看着睡着的江停,心里感叹着不愧是我哥(男朋友)。

  当然,如果江停此时醒着,看到闻劭的样子,会觉得这个人疯了。

  可惜他没醒着。

周围已经有许多乘客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只有闻劭,一直盯着江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闻劭也没移开眼。

  而江停在半梦半醒间又听见了那个声音——那个如魔鬼般的声音。

  “My red queen.(我的红皇后。)”

  “江停,睡了这么久,该醒了。”

  

  江停没睡下去,睁开眼看到闻劭熟悉的脸,惊魂不定的心被安抚了下来。

  闻劭看着江停苍白的脸,问:“哥,你做噩梦了吗?”

  江停微喘着气,点了点头。

  闻劭轻轻笑了,“哥,你会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真没想到。”

  江停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哥,生气了?”闻劭道。

  江停开口道:“没。”

  “要再睡会儿吗?”闻劭问。

  江停摇头,“不用,本来也不困。”

  “好吧。”

  飞机起飞前他们便开了飞行模式,在飞机模式下很多需要网络才能打开的应用用不了,所以只能看些提前下好的电影,或者玩那些不需要网就可以玩的小游戏。

  江停对这些不感兴趣,所以他干脆放下手机,靠在飞机坐椅上,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切的某劭:哥你想睡直说,不用嘴硬说自己不困的。

  过了一会儿……

  我哥真好看。

  于是,他也放来手机,继续看着江停的睡颜。

旁边的乘客:Why should I sit here?(我为什么要坐这儿?)

  而一位女子,默默拿起了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江停再醒来时就快到了。

  闻劭见江停醒了,移开了眼。

  飞机正要降落,江停眼前模糊了一阵,当再睁开眼时,却是一间房子里。

  那梦过于真实,江停也不知道自己醒了没。

  “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问他。

  江停“嗯”了一声,没有动。

  那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做梦了?梦见什么了?”

  “你。”江停只回答了后面那个问题。

  那人轻笑一声,“梦里那个‘我’那么好吗?让你睡了三天。江停,我喊你那么多声,一句也不回我?”

  “我不是醒了吗?”江停对他可没有好态度。

  那人又笑了笑,道:“很难得,你会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江停冷哼一声,“我有别的选择吗?”

  “也是,你没有。”说着,那人又凑上前几分,“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奶黄包,不过来吃吗?”

  “你这么关心人,也很难得,但你看,我怎么下去?”江停甩了甩自己手上的锁链,抬头问道。

  那人又往前来了一步,给江停解开锁链。

江停挑了挑眉,道:“你不怕我跑吗?”

  那人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说:“你跑不了,我的红皇后。”

  江停抿唇不语,随后起身,同那人一起走出了房间。

【停云】飞机

  表面上看着再怎么坚强,可真正离别那刻,没几个人崩得住。

  在学校还强忍着眼泪,可那悲伤的气氛却压抑不住。

  江停倒没什么变化,就算有也不会表现出来。

  闻劭依旧是那种世界上只有我哥一个的心理,只要江停在身边他还有什么理由悲伤?

  “等一下,哥,我忘订机票了……”马上要走了,闻劭突然叫了下。

  “我订了,知道你会忘。”江停翻着手机,将订机票的页面给闻劭看。

  闻劭轻咳两下,以掩尴尬。

  “走吧,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江停道。

  闻劭看了看表,八点整,他记得江停订的票是九点半左右。

  “你到那儿不需要时间?走不走?”

  “走!”


  机场。

  “Please show me your ticket.(请出示您的票据。)”机场的工作人员说道。

  “Here.(给。)”

  “Ok, please go that way. the plane will take off soon. please hurry to find your seat.(好的,请往那边走,飞机马上起飞,请抓紧时间找到自己的座位。)”

  “Hmm.(嗯。)”

  江停和闻劭的座位正好靠在一起,闻劭对此表示我哥还是爱我的。

  江停:不,这是随机分配的,我也没想到这么巧。

  “哥,回国之后我们做什么。”

  “哥,你打算旅游吗?去哪儿旅游啊?”

  “哥,你……”

  “哥……”

  一大串的问题问得江停头疼,他不想再理那个姓闻名劭的人了。

  江停打开手机,翻了翻贴吧,无意看见了一个贴。

  还是那个人发的。

  CP党一个:QAQ男神真的走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图片]

  附图是一张他和闻劭拉着行李箱走出校门一边说笑的图片。

  江停立马合上了手机。

  他已经猜到接下去其他人会说什么,无非是“这两个帅哥好有CP感”之类的话。

  想到此处,江停的脸黑了下去。

  不一会儿,闻劭满脸笑意地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正是那个贴的页面。

  烟雨楼台:这两个帅哥……有点儿那个……

  。,回复烟雨楼台:CP感是吧?hhh

  江停:“……”

  江停黑得能滴出墨来,他现在想把手机里的那两个人拉出来说他和闻劭没关系,当面澄清。

  “哈哈哈……哥,消消气,消消气,哈哈哈……”闻劭看着江停,笑出声来。

  江停白了他一眼,“你叫我怎么消得下去。”

  “哈哈哈哈……”

  很快,他们周围就坐满了人,飞机不断播报着,用英语和汉语讲了几遍,生怕他们听不清。

  一个看着与他们差不多大的人,用着生硬的汉语,主动与他们交谈:“你们,是中国人吗?”

  闻劭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

  “我要去中国旅游,不知道去哪里,能给我讲讲吗?”

  “……要不我给你本旅游手册你自己看?”怕那人听不懂,闻劭又用英语翻译了一遍。

  “哦,还是你给我讲讲吧,我听得懂汉语,也会说,但看不懂。”

  闻劭:“……我讲不明白。”

  “旅游手册后面有英文翻译。”江停在一旁说了一句。

  闻劭像看到了救星。

  江停从闻劭的包里翻出了一本旅游手册,扔给了那人。

  那人接过,“Oh, thanks.(哦,谢谢。)”

【停云】毕业

  “啊~不说了,开始……复习……”闻劭极不情愿过站起来,拿着书敲开了对面宿舍的门。

  “Senior, can you teach me about the fourth year of college?(学长,可以教我大四的知识吗?)”闻劭问。

  学长像看傻子样看着他,然后道:“Sure.(当然可以。)”

  闻劭打着哈欠,“Thanks, senior.(谢谢学长。)”

  然后幽怨地往校长室瞥了一眼,黑着脸进了学长的宿舍。

  江停靠着自己宿舍的门沿看,轻笑一声,随后也关上门开始复习。

  这一天过得可谓是难熬,反正对闻劭来说是这样的。

  一天学完大四的知识,闻劭表示我醉了。

  关键是!他怕校长真给他拿来一个文科卷让他做。

  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次日考试之际,他看着卷子上的题,脑海里大四的知识还有转。

  当然,这张试卷并不怎么难,毕业了,考得都是四年综合知识,大一到大四都有。

  闻劭表示他昨天一天泡在大四化学课本里,学了那么多你TM不考?!

  他看着这张试卷,拿起笔开始做,心里想着该怎么让那校长弄死。

  啪!

  笔被他给掰断了。

  闻劭额头青筋暴起,若不是考试已经开始,他一定会站起来摔笔。

  没办法,这笔质量确实不太好,他悻悻换了支笔后继续答题。

  这段时光里,闻劭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要怎么弄死校长,直到考试结束,他都快脑补出一百种方法了。

  校长室内。

  “Achoo! Well, the students must have been moved by my impartiality!(阿嚏!嗯,一定是学生被我的公正无私所感动!)”校长揉了揉鼻子,道。

  某劭:……

  我可真谢谢你。

  考完试的闻劭站在操场上,一脸“和善”地望着校长室。

  “闻劭,站这儿干什么?”江停走了过来。

  闻劭道:“没、没事。”

  江停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没事就好,赶紧回去。”

  “嗯。”闻劭应了一声。

  走之前还不望隔空再瞪校长一眼。

  昨天,因为这个校长,他差不多一天没见到他哥,其他都可以,就这点不行!

  所以他记恨上了这位校长。

  闻劭:我需要我哥安慰啊!

  江停:不安慰,不会,滚!

  宿舍。

  “开始收拾东西吧,考完试就该走了。”江停说道。

  闻劭这次没有吭声,开始收拾。

  “哥,你的东西……”

  “你放那儿,一会儿我自己收拾。”

  手机响了,是贴吧推送的消息。

  CP党一个:@平陆成江 @K. 你们都要毕业了,QAQ我还有两年……以后都不能看你们两个了……还我CP啊!

  闻劭:“……”

  江停:“……”

  这是嗑CP嗑上头了是吧?怎么你这边画风这么奇怪?

  江停回复了那人一条。

  平陆成江:说过了,只是兄弟。回国又不是见不到,你回国了不就有机会了吗。

  CP党一个回复平陆成江:那么大一个国上哪儿找?我的CP啊!

  平陆成江回复CP党一个:只是兄弟。

  CP党一个回复平陆成江:随你怎么说。我们CP啊!!

  江停:“……”

  江停扔了手机,表示不愿意再同那人说下去。

  闻劭一直在笑。


作者有话说:

  结局已经定下了,是BE。我明白很多人都想看KQ成为HE,可原谅只是我们单方面原谅,他们中间隔着那么多条人命……

  那我写这个又有什么意义?我一直在思考这个。可能……是想让KQ在我的文中不至于那么遗憾。严江在原著中被成全,我想让KQ成全!可是,那么多条人命,在同人文中我无法让他们成全,尽力让他们不会那么遗憾……

  虽然结局是BE,但中间的糖我尽量多发些!也请各位不要骂啊……完结后会有小番外,之后会写非警匪题材的KQ文。可能我还会出个第二季,雨璃和悦倾也会出场,第一季的刀子发了,第二季就是糖了。不过雨璃和悦倾的出现极不符合破云这种文,所以如果要写就只好硬塞了……那样非警匪题材的KQ文就晚些出,也不知道各位愿不愿意。

  今天说的有些多,也请各位多多包涵。结尾是会有严江的,可能大家不太喜欢,也提前说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