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冬雨霍梦儿

未来已知 二五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晁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这一次的雨璃没催人起,有的人因为生物钟早早醒了,被提醒带上耳塞,没醒的被一曲音乐差点儿送上天。

“……雨璃,你怎么想起用这首歌的?”悦倾问道。

“姑娘这歌放得我差点以为我要飞升了。”

此话一起,空间响起一片笑声。

“这不最近看动漫看魔怔了吗?感觉这首歌挺好听的。”雨璃眨巴眨巴眼,说道。

悦倾:“……”

雨璃摆了摆手,“你们抓紧洗漱吃饭,今天我不陪各位了!我要补动漫~拜~”

说完,便溜得没影儿了。

悦倾:……

众人:……

“算了,她一会儿就会回来。该干什么干什么。”悦倾叹了口气,道。

早饭过后——

“行了,开始吧。”

【系统重启中——】

沈清秋只觉得好笑,不过他的系统也有几天不见人影了,突然有些不习惯。

那边冰哥冷笑一声,第一次知道这系统的存在就如此不靠谱。

【请沈九上前抽卡。】

沈九一愣,他没有上次,下意识逃避以前的那个自己。

结果,一道白光直接把他传送上高台。

没办法,只能抽了一张。

【恭喜抽到语录卡。】

【管他熙熙壤壤阳关道,我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魏无羡】

〈以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以前可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郎,但从掉下乱葬冈的那一刻,云梦少年就不复存在。〉

〈天杀的温晁!〉

〈安啦,他已经死了!〉

〈乌鸦养殖户。〉

“咳咳!”魏无羡正喝水,一看见最后那一句,差点儿没被呛死。

江澄道:“当真是乌鸦养殖户,你看看你出场是不是一大堆乌鸦。”

魏无羡看着板着脸的蓝忘机,“蓝湛,你也不说几句,是不是也觉得我是养乌鸦的?”

“不是。”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魏无羡一听,就笑了起来,指着蓝忘机,向江澄挑衅着道:“看见没?我,不是养乌鸦的!”

“行行行,你了不起。”江澄翻了个白眼。

然后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雨璃道:“是的,他有对象就是了不起。”

一帮腐女看看魏无羡,再看看蓝忘机,瞬间露出深以为然的笑容。

“也不知道我以后的道侣是个怎么样的姑娘。”魏无羡憧憬着。

江澄毫不留情地嘲讽,“就你?可别祸害人家姑娘了。你的情商……不提了。”

魏无羡气道:“还说我呢,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来来来江澄娶妻标准……唔!唔唔!!!”

江澄直接把魏无羡的嘴堵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请金凌上前抽卡。】

金凌表示跟蓝景仪吵架吵一半被打断的感觉不好受。

【恭喜抽到问答卡。】

【问:922的身份有哪些?三分钟内踩到四个得分点为正确,否则为错误。】

“考官922呗!”

“001的手下算不算?”

“唔……闻远呢?”

“嘶……以前的考生??”

“这不都是废话吗?”

【恭喜踩到三个得分点。】

“……”

“真·废话。”

最后一个得分点愣是讨论了半天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最后惩罚的是姚宗主。

姚宗主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问:“这惩罚又是什么?”

【吃一份老祖牌糯米粥。必须吃完。】

成品出来之后,江澄毫不犹豫地道:“指定是魏无羡做的。”

雨璃又一次从不知明的某处冒了出来,“除了他做这么辣也没谁了,所以才是老祖牌糯米粥。”

姚宗主吃完了糯米粥,整个脸都红了,看来辣得够呛。

【请慕情上前抽卡。】

慕情翻着白眼抽了一张。

【恭喜抽到贺生卡。】

《    天    天    过    生    日    》

这次是个语音,但还是黑屏白字。

【“太子殿下生日快乐!顺便说一声我喜欢你!你问我在哪儿?放心!鬼界网很好!怜怜七月十五生辰喜乐!我爱你!”】

〈作死现场!〉

〈太子殿下生日快乐!〉

〈祝这个姐妹好运。〉

〈逃不过城主🌚🌚〉

〈真  相〉

〈怜怜生日快乐。咳咳!有人组团偷怜怜吗?〉

〈我!〉

〈+1〉

〈别忘了我。〉

〈还有我!〉

〈我去卖棺材🌝🌝〉

〈楼上的,大熊猫没吃的了。〉

花城的标准假笑,谢怜干笑两声,慕情翻着白眼,风情爆出了口头禅。

雨璃:哀默……

未来已知 二四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晁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贺玄上前抽卡。】

贺玄在一众不友好和雨璃的那个我懂的的眼神下,淡定地抽了一张,当然还不忘吃东西。

【恭喜抽到复活卡——随机抽取两人复活。】

远处走来两人,都警惕地看着周围,但在看清这里的人后,就又放松了些。

“阿爹——”“江叔叔……”江澄冲过去抱住其中一人,而魏无羡站在原地,想要上前去但又顿住。

那人正是江枫眠。

另一人一下冲过去抱住魏无羡,直哭了出来。

“阿婴都长这么大了……来,让阿娘好好看看。”

魏无羡怔在那儿,他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人竟是他娘。

他的父母在他四岁时就离开了人世,现在都怎么也记不起他们的样子。

若不是因为这个空间,我怕是一辈子也无法再见他们一面了吧……魏无羡这么想着,眼泪也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雨璃咳嗽两声,“好了好了,快点快点!天色不早了,今天进度还没弄完呢!”

沈清秋往上望了望,不是,哪来的天?你眼睛与众不同?没有天你怎么看出来天色不早的?好吧就算天色已晚,你看看在场的众人有谁困了?你吗?我看你也不困啊。你不困你干嘛这么着急啊?

若是此时雨璃能听见沈清秋在想些什么,那她一定会吐槽一句不愧是让弹幕无路可走的沈劳斯,可是她好像没有认真研究过这一块儿。

当然,她如果真有这个能力,那一定会后悔的,因为,这位从进空间起,就没停止过吐槽。

好吧,继续好了……雨璃表示心好累。

【请154上前抽卡。】

154差点儿没把水喷出来。

有木有亿点惊讶?

【恭喜抽到传送卡,传送平行世界之人。】

平行世界……沈清秋淡定地喝了口茶,下一秒就喷出来了。

卧槽!这不原装货吗?那那那那,那是冰哥??不是吧边没人告诉我是我们这儿的平行世界啊!

“唉?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师青玄好奇地问道。

沈清秋道:“平行世界嘛,正常。”

正常个屁啊!不,冷静,淡定,要符合人设……

妈的原装货都在这儿了,我装再像有用吗??

而洛冰河正盯着那边的冰哥,用眼神威胁,不用好像,就是在说“敢动我师尊,小心小命不保”。

而冰哥挑了挑眉,意思就是你打不过我,你能拿我怎样?

洛冰河一噎,竟然无话反驳,骂出一句“小畜牲”。

歪歪!冰哥,啊不,冰河,你要明白,你骂他等于骂你自己啊!不至于吧冰河,我平时没怎么对你吧?你怎么就骂自己是畜牲了?

沈清秋在内心疯狂吐槽着。

冰哥感觉到沈清秋的目光,朝他那边看去,同时洛冰河也将目光投来,沈清秋连忙打开扇子,遮住自己的脸。

那是心虚的表现。

雨璃忙来圆场,“行啦行啦!差不多就行了!不能打架!不能诋毁他人!不然下场可是……很惨的。”

冰哥不屑地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雨璃又望了下上面,一本正经地道:“天黑了,睡吧!明早叫你们起来~”

哪来的天???

——————

关于这次狂傲加进来,真的是临时加的🌚🌚不用怀疑,我胡编乱造的能力一向很强。

狂傲的人一般直接加单引号,有些特殊的用别名啦。

顺带解释一些东西:

1.狂傲的人加进来没什么用,就是给冰妹加冰哥这个“情敌”(冰妹前方面认为,没别的意思哈),顺带为之后凑个字数。

2.藏色一眼认出羡羡的原因是,羡羡和魏长泽长得像,而且看着绝对比魏长泽小,所以一定是儿子~

3.空间没有天这个设定。很早之前提过,为了防止一些忘设定的宝儿有疑问,在这解释一下,雨璃这个空间是她和悦倾开僻出来的一个小世界,纯白色的,但因为后面加人就多了颜色艳丽的桌椅之类的,这个空间算是一个封闭空间。

4.关于主系统。主系统是个极为强大的存在,可以和天道相对抗。但主系统非常聪明,知道和天道正面对抗讨不到好果子吃,就暗地里对付。由于天道定下的一些规则惹了很多人,于是主系统就和他们合作一起对付天道,雨璃她们不过是其中之一。悄咪咪剧透一下,天道是坏哒。

5.雨璃两个的实力问题。雨璃的实力不侧重在打斗这方面,但战力也不弱,打得过一个花城但打不过两个,她的能力侧重空间(大概?),比如开僻小世界、空间转移之类,现在他们身处的空间其实雨璃是出力比较多的一方,所以系统只叫她宿主;悦倾的实力也同样强,比较偏战斗,在其他方面不怎么深入,战力比雨璃强不少,大概可以打得过三、四个花城(一本正经)

3~5算是这书的世界观设定了,如有疑问我会尽力解答的。

后面会慢慢填坑。填不上没关系,这书有联动的!

未来已知 二三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晁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漠北君上前抽卡。】

这系统抽人的顺序已经被一些细心的人看出来了,这时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漠北。

【恭喜抽到普通卡——聂怀桑。】

〈啊哈哈!是刀子!是刀子!!〉

〈完了,这孩子被刀傻了。〉

〈哦莫!I love knives!〉

〈哈哈哈!刀子yyds!〉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楼上又发刀子!哈哈哈……〉

〈得了,全刀傻了。〉

〈雨璃V:噗哈哈……〉

“这……这是聂怀桑!?”

雨璃道:“Yes!没错!”

那人看看躲在聂明玦身后的聂怀桑,又看了看水幕上的图片,表示:我不信!

雨璃眨了眨眼,“不敢相信是吧?这聂怀桑变化大得出奇。一问三不知一装便是十来年甚至更久,却不想他一人以天下为局,苍生为棋,将仙门百家玩弄于股掌之间。这局做得精妙,算计了当时四大家族之三。若莫玄羽成功,那么以魏无羡的性子,势必会调查清楚此事;若不成功,那蓝、金、江三家小辈遇难,他们的长辈自会追究。不论如何,赤锋尊身死的真相都会被调查出来。”

悦倾在一旁接道:“所以我们那边都叫他聂导。”

这一通话叫人啧啧称奇,众人对聂怀桑也算彻底改观。

【请聂怀桑上前抽卡。】

众人的目光众都集中在他身上,看得聂怀桑冷汗连连。

【恭喜抽到贺生卡。】

贺生卡?又有人生日了吗?

这次的贺生卡有所不同,不再是黑屏加白字,而是两个眉清目秀的少女。

这两人长得有七、八分相像,若远些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两个人。如果不是如此,还有人以为是镜象。

【“我叫江云,旁边这个是我妹江雨。”一个长得大些的少女道。

江雨摆了摆手,“哈喽我是你们的江雨呀!”

江云看了眼江雨,说道:“这不马上就到城主大人和啾啾的生日了吗?我们是来庆祝的。”

“嗯呐!预祝城主大人和啾啾生辰喜乐!哈哈,早日追上心上人呀~”】(不是我不是庆祝其他人的生日,是真的懒。)

〈嚯!差点儿忘了!〉

〈这是……呃……友情串客?〉

〈雨璃V:似滴木错!〉

〈悦倾V:好好说话。〉

〈艹!快截屏家人们!〉

〈预祝城主大人和啾啾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不过话说有好多人的生日都没庆祝。〉

〈时间差的问题吧?我们的几个月等于雨璃姐他们那儿的一天。如果都庆祝,那一天不得过好几个生日?时间来不及。〉

〈楼上说得在理。〉

〈城主大人610生日快乐!啾啾617生日快乐~〉

〈话说这里人少了不少。〉

〈这还少?〉

〈少啊!大半人都准备考试了。也就我们还有闲功夫聊天。〉

〈在座的各位都是学霸。〉

〈还好吧?我班级第一,年级第三。〉

〈还好???〉

〈凡尔赛!〉

〈果然是学霸!〉

〈我年轻才十几!!呜呜呜……〉

〈我数学拉分啊!其他都还好……〉

〈楼上巧了,我语文拉分,要不然我能进年级前五十……〉

〈艹!楼上加我好友,教我怎么提高数学的分数!我申请了!!〉

〈就我一个是因为卷面扣分吗?〉

〈+1。我的字体被老师单独评讲过,说跟狗爬了爬样。〉

〈楼上可怜人,虽然我也这样。〉

〈我严重怀疑我们歪楼了。〉

〈楼上自信点儿,我们就是歪了。〉

〈哈哈哈……〉

众人看这弹幕只觉好笑,歪楼很常见,但歪成这样还那么久才发现的倒是第一次。

“字体还是要练好的。”谢怜严肃地道。

沈清秋轻咳一声,道:“不练好容易给改卷老师留下一种不好的印象。”

于闻倒是对卷面分有种不知道怎么描述的关注,兴许是因为第一场考试时他因为卷面关系扣了两分,得到了负一分吧。

未来已知 二二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全体人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着实吓了人一跳,但也只得好好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请师青玄上前抽卡。】

师青玄刚坐回去,被这一句,着实懵了。

“诶?我?”

【请师青玄上前抽卡。】

系统又重复了一遍,师青云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幻听。

【恭喜抽到语录卡。】

【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全球高考》】

〈咳咳咳!莫名想到“他们在警告声中抽烟”〉

〈楼上绝对买了实体书!〉

〈实体这句,夺笋呐hhh〉

〈我的实体书都没这段QAQ〉

〈实体书害人不浅……〉

〈真实!〉

〈想想那场景……〉

〈楼上的,赔钱吧!我笑喷了,然后喷到我爸身上了,他打断了我腿!〉

〈啊这……〉

“系统似乎没不让抽烟这条规则啊。”

“有个屁!有的话休息处那片儿还卖烟?”雨璃翻了个白眼,表示不理解,“删了的还好,改成这样误人子弟。”

“哈哈哈……”

【请闻远上前抽卡。】

没人动。

“……你傻了?你以为他还会记得他名?”雨璃“看着”这个智障系统,心里想着是不是哪儿出问题了。

“所以……系统在叫谁?”

雨璃踢了下地,“喂!922!喊你呢!”

922一脸懵,“我?我有这么个名字?”

“怎么没有!快点过去,说不定一会你就知道了。”

“啊哦!”

【恭喜抽到问答卡。】

【问:白无相是什么人?此题无选项,踩到得分点可加分,若在规定时间没有踩到所有得分点,视为答错。】

白无相……

谢怜无意识间握起了拳,默然不语。

“答错会怎么样?”一人问道。

系统“滴滴”两声,又发话了。

【轻则丢些面子,重则灰飞烟灭!】

【规定时间为五分钟,禁止空间管理员给予提示作答,知情者可适当提示,禁止作答。现在开始记时。】

话音才落,一个沙漏出现在水幕上。

“不是吧?这怎么回答?”

空间一片嘈杂。

“系统,你连空间管理员都管?别忘了,我可是主系统选定的你的宿主。”雨璃道。

【此为主系统的命令,如有疑问,自可找主系统。】

雨璃沉默了,她哪怕再天不怕地不怕没心没肺地,也会畏惧主系统,那个根本不能存在这世上的主系统。

她和悦倾都是应运而生,但主系统却是天道所造。主系统的一切行为都是天道所授意的,那也是她们无法触及的存在。

雨璃什么都不担心就把这些人拉过来,也是因为主系统的存在。

“啊哈!你们慢慢加油想~拜!”

众人:“……”

“所以,我们要不要讨论一下?”沈清秋打开折扇,问。

一名神官道:“白无相是四害之一的白衣祸世。”

另一名神官打了他一下,“笨蛋!这谁都知道!”

【恭喜踩中一个得分点。】

那名神官:“……”

“这只是一个得分点,”有人说道,“没说答对!”

“欸欸!我们不是听过一首歌吗?弹幕不就说了一个?”魏无羡凑过来道。

“对啊!”周围一片惊喜,“好像是乌庸国太子!”

【恭喜踩中得分点。】

依旧不是答对。

“难不成还有?”

“那会是谁?”

知情人都不能作答,只得提示,于是众人看向了有未来记忆的谢怜。

而谢怜只是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时间到,答对三分之二,随机选定一人惩罚。】

大部分人在内心默默祈祷不要选中自己,最终,选人的光束落到了一个人身上,其他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是苏涉。

“惩罚是什么?”苏涉小心翼翼地问。

【吃一份万紫千红小炒肉。】

苏涉正要庆幸,可当他看到成品后,立马笑不出来了。

“这……真的要吃吗?”

【是的。】

雨璃在一旁笑出了声。

最终,在众人的目光下,苏涉吃了下去,当场口吐白沫,食物中毒。

风信和慕情看了看谢怜,又看了看桌上的万紫千红小炒肉,再看一眼苏涉,默默远离了谢怜。

——————

这章挖得坑大了……

未来已知 二一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行了,各位,我们继续。”雨璃轻轻一笑,道。

【请蓝景仪上前抽卡。】

这系统选人看着有些规律,但又很乱,几次下来,蓝景仪也摸准了些。

妈的这是在暗示他是下面那个啊!

蓝景仪骂骂咧咧走了上去,又骂骂咧咧抽了张卡,接着骂骂咧咧走了回来。

【恭喜抽到同人卡。】

又是同人卡,这玩意儿真的好吗?上次直接给了他们一把大刀子。

【论坛】

【#教官之间的恋爱,主教官和秦教官之间的争风吃醋!#】

〈我去,这题目认真的?〉

〈不会吧?〉

〈争风吃醋?我艹!〉

〈我天……〉

〈继续看继续看。〉

“所以……这什么意思?”

雨璃边吃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瓜,边道:“往下看呗。”

【1L  阁子ˡᶻ

快快快!我发现了个惊天大瓜!主教官和秦教官似乎都很喜欢楚教官[图片]

2L  若令

什么什么?我嗑的CP啊!!

3L  崽

!!我的天啊!难怪主教官一直对秦教官不怎么好。

4L  若令

@崽 三楼的,主教官他们怎么不合了?

5L  阁子ˡᶻ

我也觉得主教官对秦教官不友好。

6L  月啼

我也这么觉得,不用理这些腐眼看人基的。无语。

7L  ……

附议,不用理腐眼看人基的。

8L  径云

不用理腐眼看人基的,这些人真的无语。

9L  重锦

+1

10L  崽

赞同。

11L  江

对对,别理!

12L  喻崽

认同。】

〈啊嘞?!〉

〈不会吧不会吧?〉

〈妈呀!这……我无语了……〉

〈洗脑自己,也许会有反转。〉

〈洗脑+1。〉

楚·什么都知道·月:“所以这是我们的同人文?”

雨璃一脸无辜,点了点头。

楚月表示,我不喜欢A,更不喜欢Gin!

【13L  澜霜

LZ快讲讲,发生什么了?我又断网了?

14L  阁子ˡᶻ

不知道也没关系,等我先打字哈。

15L  澜霜

嗯嗯嗯!

16L  喻崽

我们等着哒~

17L  江

阁子快打!

18L  径云

LS别催啦,让人尽力吧。

19L  崽

同意。

20L  阁子ˡᶻ

是这样的,前些天看见主教官送楚教官回家,然后还见到秦教官一起,第二天没看见主教官,我猜他们两个打了一架![图片][图片][图片]】

〈打架hhh……〉

〈他们肯定打架了!但是那种……〉

〈怎么说,A肯定是去了,但估计是有事。〉

〈认同楼上,说得在理。〉

整个空间大半女生露出了腐女笑。

柳溟烟:又有素材了。

“所以到底是怎么打?”天真的一只羡问。

一听这话,谢怜瞬间脸红。

雨璃强压下嘴角,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魏无羡更加疑惑了。

【21L  桩子

什么什么?[/看]我错过了什么?

22L  澜霜

@桩子 回LS,LS错过了八卦。

23L  名字好难起

什么八卦?什么八卦!没人叫我是吧?

24L  喻崽

当然是教官们的啦~喻崽在线为您解答!

25L  我无语了

什么教官?我从主页点的,不太清楚。@喻崽 

26L  成木

同问

27L  喻崽

不知道怎么解释QwQ

28L  澜霜

这题已超纲。

29L  阁子ˡᶻ

怎么说,大概跟军训教官差不多。不过我们这训练比军训难多了……

30L  江

同感!不想训练!

31L  崽

不想训练+1!

32L  喻崽

不想训练+2!

33L  澜霜

不想训练+3!

34L  奶香

不想训练+4!

……

44L  阁子ˡᶻ

不想训练+n!】

〈不想写作业+1!〉

〈不想写作业+2!〉

〈不想写作业+3!〉

〈不想写作业+n!!〉

“我想念写作业的日子!在系统里还不如回去写作业!”

“对对对!”

“Me too!”

【45L  成木

那训练真有那么难吗?

46L  Zᵛ

这位小可爱,你可以来我们这边试试,当然我们不一定会让你进来~

47L  成木

啊这……

48L  阁子ˡᶻ

我……靠……

49L  懒得起名

快!告诉我!我眼花了!

50L  。。。

这一定不是楚教官,一定是冒充!一定是!

51L  奶香

这这这……我肯定看错了!这一定不会是楚教官!一定不会!

52L  江

这不是楚教官,不是……不是……

53L  喻崽

一定是重名的……

54L  Zᵛ

怎么不会是?话说你们胆子真大,敢在论坛上讨论A和Gin,啧啧啧……】

〈嗯,胆子真大。〉

〈楚月姐出来了,那是不是证明误会会消除?〉

〈一定会的。〉

“噗嗤!这群孩子真可爱。”楚月笑道。

而雨璃则自动默认为“这群孩子真傻”。

【55L  澜霜

楚……楚教官,放我们一马……别告诉主教官行吗?

56L  Zᵛ

咳!我觉得晚了……

57L  阁子ˡᶻ

完了……

58L  我无语了

你们这么怕那个主教官吗?

59L  江

你说呢?

60L  Zᵛ

不过我和A、Gin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哦~

61L  崽

啊?

62L  Zᵛ

说回来,A和Gin才是一对儿的呢!

63L  若令

啊啊啊——我嗑的CP成真了!!!

64L  阁子ˡᶻ

这样啊……也很香啊!

65L  澜霜

楚教官~讲讲他们两个的事儿呗~

66L  Zᵛ

可以啊,等我打字。

67L  Zᵛ

说起Gin和A,那还得从那个sb系统说起。这个实验也不是过于保密,但你们只需要知道有这个系统就好了,其他什么就不用知道。我还有A,是系统中的两位主考官,有最高的权限。

68L  若令

举手提问,那个系统是模拟器的前身吗?

69L  名字好难起

不知道。

70L  Zᵛ

这不方便透露哈,我说系统都有些违反纪律。

71L  若令

好吧……

72L  Zᵛ

我继续讲。

73L  Zᵛ

然后呢,秦究,就是Gin,他们一队就过来要搞我们,好巧不巧,第一场的监考就是A。

他这个人不安分,为了打入系统内部,就不断接进A,走上了专业违规道路,不断试探系统的底线,整个系统都知道他的名字。

后来A也信任他了,让他参与我们炸系统的计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俩就好上了……

后来,由于被人察觉,Gin被系统清除记忆送了出去。之后又被送回来了,却把以前的事儿忘完了。

74L  Zᵛ

随着系统的所作所为愈发猖狂,我们那时候分了两派,一派以老监考官为主,对系统有感情,称温和派;另一派以新监考官为主,想直接把系统毁了,让系统不再牵连无辜,叫强硬派。而A就是温和派的老大,Gin呢,就是强硬派的老大。

这两派看起来敌对,实际都想炸系统,不过一方行事过于强硬。

然后不知什么时候,他俩又搞上了。

这一次行动依然是失败了,但被送出系统的是A,监考官大洗牌,废除原来制度,改数字作为序号,初代监考官的排名普遍被去当休息区老板、司机等,留下来的排名也很低。

75L  Zᵛ

之后不知道又怎么回事,系统又把A拉过来当考生了,第一场监考官就是001,啊,也是Gin。

之后,这位监考官001犯规烧考场,被罚去当了考生,结果不言而喻,系统被这两位大佬搞翻天了。

尤其是最后一场考试,本来只能进一个人的考场,一下子进了一千多个,他们一块儿在那儿对抗系统火力点,最后成功把系统炸了。哦对了!Gin是上面那个~

76L  江

我去!真刺激呀,我也想进去试试了。

77L  Zᵛ

别!我劝你千万别去,说不定第一个祭天的就是你,乖乖在场景模拟器里训练吧!

78L  阁子ˡᶻ

啧啧啧……

79L  若令

唉!说实话,主教官的训练,也太难了吧!前置不是人能完成的!

80L  月啼

就是啊……

81L  Zᵛ

噗!你们在说A不是人?

82L  月啼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真·怂货。〉

〈nonono!那叫从心。〉

〈跟从自己的内心/狗头〉

〈笑了hhh!〉

“怂。”楚月嘴角含着笑意。

【83L  Aᵛ

你们趁午饭时间瞎聊什么呢?不想吃午饭了,训练去。

84L  阁子ˡᶻ

我天!

85L  ……

主、主教官!对对对对对不起!

86L  。。。

妈呀!

87L  Ginᵛ

别妈了,给我封楼,这么闲,下午我会通知你们教官给你们加练。

88L  Zᵛ

Gin啊,别吓小孩子。

89L  Aᵛ

没吓,他们自己这么做死。

90L  成木

[汗]心疼你们一秒hhh。

91L  阁子ˡᶻ

刷到99楼就封,给个好寓意呗~祝福刷起来!究惑99!

92L  澜霜

究惑99呀!不过为什么是究惑?

93L  若令

究惑99!顺口嘛。

94L  径云

究惑99!希望主教官下午不要为难我!

95L  江

究惑99~LS你不发那句话还好[汗]

96L  重锦

究惑99,祝幸福[心]

97L  桩子

究惑99!究惑被锁了,钥匙我吞了!万岁!

98L  奶香

究惑一定给我99!

99L  月啼

究惑99!

系统提示:该楼已被楼主“阁子”封楼。】

〈究惑99呐~〉

〈心疼训练营的孩子们。〉

〈严重怀疑楼上在偷笑,可我没有证据。〉

“鹅鹅鹅,笑死我了!”

“好怂啊。”

谁都没有闲着。

沈清秋打开折扇,表示他真的没有在笑;谢怜仅仅对着花城笑了下,他觉得在背后议论他人不好;当事人,目前互看不顺眼的秦究和游惑,正黑着脸,气氛……阴沉。

而魏无羡这个人,从来不再意这些事,毕竟云深不知处三千多条家规都被他犯了个遍。

“江澄,你看那些人,真怂。”

“像你见到了狗。”

“哎呀师妹~咱别提狗,提狗伤感情。”

“我们没有感情。”

“师妹~”

“妈的魏无羡!你TM再喊我师妹,下次你回莲花坞我就放狗!谁是你师妹!”

“你呀!”

要不是他们两个周围的人都离开了,这一片指定引过来许多人。

未来已知 二十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秦究上前抽卡。】

秦究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上前抽了张。

【恭喜抽到普通卡——骨鱼的由来。】

〈噗嗤——〉

〈双玄!甜!我天!〉

〈hhh……笑死我了。〉

〈哦!原来骨鱼是这么来的!〉

〈笑死,还带这样的😂〉

雨璃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空间内,当然,笑得不止她一个人。

“骨鱼的由来……当真奇特。”

“嗯……与众不同。”

霎时间,空间传来阵阵笑声。

【请尚清华上前抽卡。】

不得不说,这句话听着十分绕口,令人不怎么舒服。

【恭喜抽到同人卡。】

同人卡啊,这个是第一次抽到,怎么说都令人好奇。

【仇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师青玄便绝口不提贺玄和明仪的事。

或许是在他被贺玄换了命丢进乞丐堆的那时吧。

可他又有什么资格怨贺玄?换命这事,他与贺玄的恩恩怨怨,甚至于他哥哥师无渡的死,都是因为他。

换命本就乃逆天之为,但偏偏是为了他,师无渡才会用这逆天之术。】

〈双玄是死局,无法改变。〉

〈中午刷到,哭了。〉

〈师无渡是个好哥哥,可惜却不是个好神官。〉

换命!

“哥……哥!”师青玄看着水幕上,不可思议地看向师无渡,但师无渡脸上毫无波澜,甚至没有回头看师青玄一眼。

一旁的贺玄死死盯着水幕,心道:我这是报仇了……可为什么,不杀了师青玄?

【雨越下越大,打着这破庙用茅草盖的屋顶,打得凄惨。

这破庙,是曾经供风水双师的庙。

说来可笑,这些人以前拜他们时是多么诚恳,但发现拜他们没用后,便推了他们的神像,不再供奉香火,这庙也就成了让他们这类人歇息的地方。

果然,人们说你是神你就是神,说你是屎你就是屎,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突然想到太子殿下……〉

〈苍生真的,不配!〉

〈HEHE,洗脑自己!必须HE!〉

〈楼上纯属想多了。〉

风水双师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上天庭神官的脑海里全是“不可能”三个字,中天庭的神官也是同样。

“看看,这最后一句话,多有道理!”于闻想强行岔开话题,但没人回他。

这就尴尬了。

【“老风!快过来暖暖。”一人朝他招了招手。

师青玄应了一声,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火堆旁。

想起当初,他也是万众瞩目的风师大人,随手一撒便是十万功德的风师大人。

可如今,却沦落到如此地步。

师青玄自嘲地笑了笑,这也是他活该啊,但命运本该如此,倒不如顾好当下。】

〈是啊,与其陷在过的伤痛里出不来,不如顾好当下。〉

〈风师大人这点做得比很多要好得多。〉

空间沉默,连最皮的雨璃都没有说话。

【屋外雷声轰鸣,震得人心慌。

夜已深,众人早早歇下,打算养足精力明天好去找些食物。

但半夜时,师青玄又坐了起来。

微弱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纸映入庙内,此时雨与经停了,外面打更人在喊着报着时辰,地上留下水坑,脚踏入水坑,溅起水花。

师青玄轻声走到庙外,望着天空圆月,突然想起了好久之前的一个上元节。

那是“明仪”刚飞升十来年,他常常拉着他去人间逛街,让“明仪”陪他女相。

那个上元节,他们也是到了人间。

“哎呀明兄~你就陪陪我呗~”师青玄拉着“明仪”的衣袖。

“明仪”依旧冷冷地,“不陪。”

师青玄拉着他,道:“明兄~你看,你上次女相不是挺好看的吗?再陪陪我,我请你吃饭!”

“明仪”有些心动,“两顿。”

师青玄也是爽快,“好!”

然后就开开心心拉着“明仪”去买女装了。

他们正在逛街时看见一个花灯非常好看,正想买下,却不想那老板觉得师青玄好看,见色起意,调戏师青玄。

神官是不能打凡人的,师青玄只好忍着,但那老板自以为师青玄默认,就变本加厉,说一些荤话。

师青玄自然忍不下去,但碍于仙京的规定,想打也打不成。

最终是“明仪”变回男相帮师青玄解了围。

自那以后,师青玄便单方面把“明仪”定为了最好的朋友。

想起几百多年前的事,师青玄自嘲地笑了笑。

今天也是上元节,子时而已便见许多店铺挂上了花灯。

虽还未点亮,但此情此景依旧与几百年前相重合。

“明兄……贺公子……哥……”

明兄,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没有会穿成这样到处乱跑的朋友。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想死……

师青玄突感无力,瘫坐在地上,泪水从他的双眼落下。

曾经他自以最好的朋友,到头来却成了仇人。当真是……讽刺啊!】

〈为什么?!为什么同人文也虐我!〉

〈@若令 我找到双玄高甜文了!〉

〈……〉

〈真·高甜。〉

〈啊哈哈哈!是甜文!是甜文!〉

〈楼上的被刀傻了。〉

“明兄……”师青玄扭头看贺玄。

贺玄冷冷道:“你叫错人了。”

“贺公子……”

贺玄没有理他,只是看着师无渡。

“我无悔。”师无渡说道。

贺玄冷哼一声,道:“好一个无悔啊。”

“停!本空间为改变遗憾,而不是创造遗憾!”雨璃把他们两个的座位调走,在苗头成长起来前掐断。

未来已知 十九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雨璃的声音在空间回荡,带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威胁。

“好了,系统,继续。”

【请花城上前抽卡。】

花城笑了笑,笑得很假,他似乎发现了规律。

如果这样,那下一个……花城看了下秦究。

【请花城上前抽卡。】

系统等得不耐烦了,又重复了一遍。

花城笑得更假了。

【恭喜抽到歌曲卡——《悦神》】

悦神?太子悦神吗……

【谢怜:

天官赐福 百无禁忌

花城:

我喜欢的人

拿我的真心去喂狗也无所谓】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花怜绝美爱情!怜依去爬!〉

〈就是!洛天依那粉丝有病吧!〉

〈楼上两位,别引战了……〉

〈实锤了,那是双黑啊!〉

〈这样吗……〉

〈是啊,请理智。〉

〈对对!我们不理他们,啊不,它们!〉

〈所以……重点不是花怜吗?〉

〈emm……我们是不是又歪楼了?〉

〈雨璃V:应该不算哈哈哈……〉

“天依酱才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坏呢!”一个少女不服气地道。

那少女看起来顶多十五岁,脸上的稚气未脱,从身上的穿着可以看出来这是个二次元宅女。

“那黑粉ID是什么?”她问。

雨璃挠了挠头,“不知道,我不是怎么关注这些事。”

少女眼底迸发出怒意,恨恨道:“这黑粉太厉害了!想这么引起两家争吵。”

“好了好了,忘了这些烦心事儿吧,听歌吧。”

【一场盛世繁华

若指尖沙

似传说的话

庙堂高墙的画

吹落的刹那】

〈好好听啊!〉

〈我也这么觉得。〉

〈那些黑子……〉

〈安心听歌吧,蛮管它们了!〉

〈就是就是!〉

“哇哦,这曲子真不错。”魏无羡道。

“真心推荐《一花一剑》!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到。”雨璃笑道。

悦倾看着雨璃,没有说什么。

【雨中红伞探白花

华服金面高楼下

一念间 桃源已成飞沙】

〈桃源已成飞沙……〉

〈这是刀吗……〉

〈楼上自信点儿啊,是刀。〉

〈感情线不怎么虐,但……〉

〈停!别说了!〉

〈唉!〉

“这是个虐文吗?”当才那个少女问。

雨璃冲她笑了一下,“小妹妹,冲感情线就放心追!但剧情确实很虐。”

“这样啊……”

“小霖,你想要?你哥我给你买!”一个少年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少女道:“不用了哥,我有钱。”

【上元灯火漫天

千山万水潋滟

白衣翩跹 仗剑执花

天下妄言

从此他这一眼

犹记了千百年

沧海变 桑田间

而今 再相见】

〈太子悦神 ——神武街一瞥转乾坤,悦的是白衣祸世哭笑面……〉

〈不,太子悦神,悦的是绝境鬼王百世情。〉

〈我赞同二楼!〉

〈一楼在发刀,而且我有证据!〉

“噗——发刀也要被法律裁决吗?hhh……”雨璃笑出了声。

悦倾帮着雨璃顺气,“雨璃,你关注点错了。”

沈清秋打开折扇,表示他真的没有在笑雨璃。

【红莲赤焰 莫问

是鬼 还是仙

芳心只一剑

如何能救万千

彼时 金枝玉叶

斜冠散发问苍天

身在无间 心亦在无间】

〈这句话,是大刀啊……〉

〈我不明白为什么弹幕一会儿甜一会儿刀……〉

〈发言的人不同吧?〉

〈百剑穿心该有多疼……〉

〈唉!〉

“哥哥……”花城抱住谢怜,“一切都过去了。”

谢怜瞬间脸红,“嗯……”

【谢怜:

若不知要怎样活下去

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花城:

太子殿下

为你战死

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殿下,我永远是您最忠实的信徒!——花城〉

〈花怜,在我看来是双向救赎。〉

〈fafa是因为怜怜留恋于这世间啊!〉

〈一直想问花城的运气为什么那么好,后来才知道,在第二次被贬时,殿下请君吾散了他全部的运气给他的信徒,而那时候,他的信徒仅花城一人啊!〉

〈我怀疑楼上在发刀,但我没有证据。〉

〈鹅鹅鹅……〉

“哥哥……”花城轻声喃喃,轻到只他一人听得见。

君吾不屑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褪去华服金面

这人间已 换了多少家

红叶吹落轻纱 看落日残霞

雨中红伞探白花

华服金面高楼下

一念间 桃源已成飞沙】

〈唉……世事无常,世事无常……〉

〈白无相想把怜怜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所以一手布置了怜怜所经历的一切,但怜怜永远不可能是下一个他。〉

〈是啊……〉

〈白无相……他也曾经想拯救苍生啊!〉

轰!

天官那边的神官们一下了愣住了,只有君吾和灵文,仍是原来淡漠的样子。

白无相,那可是四大害之一的白衣祸世啊,第一个冲出铜炉山的绝境鬼王,刚成名就灭了一个国!

如果上面说得属实,那么他为何要报复世间?弹幕上说白无相要培养谢怜成为他的继承人,所以才谋划了一切,那……那……

神官们一下子脑补出来许多,谢怜就怔在原地,什么想法都没有。

音乐还在继续。

【月夕言笑晏晏

悦神明灯三千

布衣草笠 白绫双枷

天下未言

回首梦已阑珊

众生尽皆漠然

万世千秋不如他一眼 经年】

〈呵!苍生!〉

〈苍生不配!那些所谓的苍生,把两位白衣太子逼成什么样?一位成为白衣祸世,一位被百剑穿心!〉

〈殿下啊,苍生不配!〉

太子!

白衣祸世竟也是一位太子殿下,比仙乐国还早,甚至,在仙乐国出现前就被灭亡了。

那还有什么?

“是乌庸国。”悦倾淡淡地说道。

雨璃立马急眼了,“姐!”

“你说不剧透,但这弹幕剧透得还多吗?”悦倾反问。

雨璃撇了撇嘴,没说什么。

【红莲赤焰 莫问

是鬼还是仙

芳心只一剑

如何能救万千

彼时 金枝玉叶

斜冠散发问苍天

身在无间 心亦在无间

神窟千面 是爱是恨 还是怜

岁岁复年年 谁在耳边轻言

红叶苍山 方见花开满城

一念间

千灯观前 与君话桃源】

〈甜甜甜!下面是甜的!〉

〈我没听过这歌,楼上别骗我……〉

〈鹅鹅鹅……〉

〈哈哈,二楼指定被虐怕了,下面确实是甜的。〉

〈这首歌的剧情高甜无虐,喜欢虐的贝贝去听《若花怜蝶》!〉

〈同意楼上,好听是好听,但就是太虐了……〉

〈好罢,我就不听了。〉

〈雨璃V:别呀,下一张歌曲卡就是啦。〉

〈……系统通知:若令已退出直播间并取关。〉

〈楼上秀儿!〉

〈雨璃V:……〉

这弹幕足够有趣,以至于众人的关注点都不在歌曲上了。

但歌曲还是在播放。

【谢怜:

三郎 我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花城:

哥哥 对我来说

风光无限是你 跌落尘埃也是你

重要的是你 而不是怎样的你】

〈我的牙!我的牙呢?哦,原来是被花怜甜掉了啊。〉

〈楼上真秀!〉

〈一楼快删了!让我发!〉

〈/狗头〉

〈花怜甜饼!快过来!@若令 @宁皖 @许促天 〉

〈/看〉

〈哇塞!谢谢~真的是甜饼!最近被刀死了/哭〉

〈揉揉楼上,其实刀子也不错。〉

〈/狗头〉

“噗哈哈哈哈哈……”空间里转来雨璃的笑声。

神官1:“我是不是该关注一下,那个三……仙乐太子和血雨探花是一对儿?”

神官2:“我在做梦,打醒我!”

神官1给神官2了一巴掌,“疼吗?”

“我去你试试疼不疼!你干什么打我?”神官2怒道。

“你说找人打醒你的,我只是帮你知道你并不在梦里。”神官1道。

神官2:“……艹!”

雨璃的笑声更大,笑得肚子疼。


感谢bcy的@噬夜乱川君 和我同学的友情串客~

未来已知 十八

一口气把存稿发上来完,夸我!

——————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系统为了自己不再遭受“牵连”,终于开始了下一条。

【请蓝忘机上前抽卡。】

蓝忘机微皱了下皱,隐隐觉得这系统挑人似乎有些规律。

【恭喜抽到语录卡。】

【这里的一切都有始有终,却能容纳所有不期而遇和久别重逢。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语录卡甜的多啊!〉

〈楼上的,别想了。〉

〈楼上上,语录卡虐得更多啊!〉

〈那为什么我至今为止看到的都是甜的?〉

〈不不不,花城主的那张是隐藏刀。〉

〈这张好像也没多甜。〉

〈起码比虐的强。〉

〈全球高考是虐文!别问我怎么知道的,系统告诉我的!〉

〈楼上在试图把楼掰回全高吗?〉

〈是的!〉

〈那我如了楼上的愿。〉

〈没错,对于系统来说是个虐文。〉

〈害,楼上和八楼真相了。〉

〈的确很虐〉

〈我觉得还好,我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

〈我也是。〉

〈我心理承受能力就不行!〉

〈这这这……楼上的,你这样就算看甜文也会被虐哭吧?〉

〈我看的时候哭了〉

〈虐文看多了就没感觉了。〉

〈只有我觉得恐怖吗?〉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1〉

〈我爱BE美学!〉

〈我更爱HE。〉

〈这楼好像又歪了〉

〈竟然还有人发现!!〉

〈习以为常了。〉

〈这样经常歪吗?〉

〈当然。〉

这次的弹幕是很长一串,历经了歪楼到回来再到歪楼的整个过程,以至于差点看不见语录,不过幸运的是,系统还会念出来。

这句话也不知道吐槽了多少遍,但还是要吐槽:你们还知道自己楼歪了啊?!

“回家?我们最后回去了吗?”最初的几位考官不由喃喃。回家,不止是那些考生的愿望,最想回家的,是他们啊!

“我们还可以回去!我们还可以回去!”一群考生欢呼着,甚至还有好几位监考官,虽然不至于失礼,但欣喜却清晰可见。

【·回去?】

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与游惑的极其相似,只是停顿有所不同。

众考官和考生一愣,他们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是系统。

下一刻,人群中炸开了锅。

“系统?系统怎么进来的?”

“刚才我看见我这儿亮红灯了……”

“我天!我还以为可以逃过一劫了……”

“不会吧不会吧?系统也进来了,刚才我们的话和举动……”

喧杂的声音把在椅子上补觉的游惑吵醒,他睁开眼扫了一圈,周围瞬间安静。

【·还有话说吗?】

仍然冷冰冰的声音,但众人心里都不由冒出来一个想法——如果系统有人的感情,那这句话一定是戏谑的语气。

“系统。”雨璃喊了一声。

【在!宿主请吩咐。】

【·有什么事?】

“害,我叫的是A那边的系统。”雨璃道。

【·有何指教?】

雨璃想了想,说:“你要明白,你最后被炸了。”

【·未来之事谁都拿不准。】

雨璃轻笑两声,道:“这个空间,可就是为了了解未来。”

【·既然已知未来,那也可以改变。】

雨璃眯了眯眼:“但在这里,你什么都做不了。”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又听见雨璃说道:“当然,就算最后出去了,我亦可以只清空你的记忆。”

系统还是沉默。

雨璃嘴角一勾,道:“请你好自为之,这里的规距任谁都要遵守——哦对了,估计我还没有告你们这里有什么规距吧?”

“当然说了也没关系,再加深一下记忆嘛。此空间规则:1.不可打架;2.不可未知真相冤枉他人!请遵守哦~”

未来已知 十七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次日,当众人醒来之时,水幕上放着时间。

左边用篆书写着“午时”,右边就是系统字体,写着“11时57分”。

游惑抬手看了下手机,北京时间21时36分,看来时间不同步,差得还挺多。

【请诸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凭什么?我们还没吃饭!”

【系统已为诸位提供午饭,就在桌子上。】

系统的声音及其不耐,看样子是想快些开始。

那些人也不再抱怨,乖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请洛冰河上前抽卡。】

洛冰河皱了皱眉,看了下沈清秋,才极为不愿地走了上去。

【恭喜抽到普通卡——不等了。】


〈小九……〉

〈他该多绝望啊……〉

〈他终没等到他的七哥。〉

〈说他灭了秋府满门,可他为何留下女丁啊?他心中仍存善意。〉

〈秋剪罗他作死,凌辱小九,杀了活该。〉

〈楼上加一。〉

〈小九满身血,是从秋府杀了出来啊……〉

〈那句“不等了”是绝望和对岳七的失望。〉

〈我不是九毒,但我喜欢沈九。〉

〈小九啊……〉

〈百度给他的评价是:沈九这人从小就在最底端挣扎,一生一次的义气给了岳七,每天盼着岳七来救他。虽然无心,但是岳七最后来迟了,他因此而绝望。〉

岳清源看着图片上手持利剑的少年,心痛得不得了。

“小九……”

雨璃道:“岳掌门,沈清秋……已经不是他了。”

“我知道。”岳清源说,“那次高热之后我就发现了。”

雨璃轻叹了口气。

“师尊……”洛冰河喊了一声,想起了他刚拜师的时候。

那时,他师尊整日打他,叫他去做苦力,甚至给过他假心法。

岳清源这话,也点醒了他——那次高热之后,师尊真的变了很多。

那师尊之前对我好,也是因为那系统发的任务吗?洛冰河不禁想道,越想这事他越觉得生气:师尊对我那么好,竟然只是因为系统的任务,如果没了系统,那他还会这么对我吗?也是,我那么差劲,他肯定早对我失望透顶了吧?

想着,洛冰河额头上的天魔印亮了起来,眼底泛红,心魔在他手中抖动,似要冲破这空间的禁制,好好打上一架。

悦倾皱了下眉,手伸了出来,微按一下,心魔不再抖,安分了下来。

“可以了,冷静,冰河,师尊是真心待你。”沈清秋的手扶上洛冰河的脸。

“师尊……”

洛冰河冷静许多,但眼底的红光仍未完全消散。

“师尊不骗你,真的。”沈清秋道。

洛冰河用力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

“啧,”一旁的柳清歌道,“我说怎么变化这么大,原来早就换芯了啊。”

“啊这……”沈清秋不知道接什么了。

好在雨璃帮他接上了:“沈仙师他不也不知道嘛,要是知道会这样他也不会骂出那一句。”

“呵,傻逼系统。”沈清骂道。

雨璃:“的确挺逼的。”

未来已知 十四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谢怜上前抽卡。】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雨璃本来就憋笑憋得难受,这下好了,这系统一吓,开始打起了嗝儿。

谢怜大概是被系统吓习惯了,一如既往地走上前去抽了一张卡。

【恭喜抽到普通卡——墨香铜臭。】


〈墨妈……〉

〈人间挚爱,墨香铜臭!〉

〈墨香铜臭,爱意燎原!〉

〈“当我们重逢时,爱意将以燎原之势重生!”〉

〈墨墨,你的三个孩子和三个儿婿都出国了,在国外,他们过得很好啊……〉

〈墨香,我等你回来!〉

〈秀秀她一直都在,只是去生老四了……〉

〈等我有钱了,我就可以去做你的毛毛了,墨香!〉

〈墨不入水,香不四谧,铜臭遍满地,我有在好好等她(非原创,在哪里见的我忘了)。〉

〈我将永远臣服于墨香笔下的等待与深情(同样非原创)!〉

〈他们都笑她三本书全封,可《魔道祖师》被封之前常年霸榜第一,《天官赐福》被封之前,墨香凭这本书冲上了晋江前十五,就算三本全封,老四只字未提,霸王票便可以冲上榜单!〉

〈我在河南等待墨香家的鼎峰到来!〉

〈只恨当年入坑晚,不能为墨香发声……〉

〈同上啊……〉

〈讽刺吗?日本人都那么尊重她,中国的某些网友在干什么?他们拿着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击着,以为自己站在了鼎峰!呵!〉

〈墨香您可记住了,老四要是一出生,姑娘我书架一清,把书一凑,这四大名著的地儿,可就是您的了!(同样非原创)〉

〈不错不错,我也这么想的!〉

“嗯?”沈清秋发现了不对劲。

雨璃问:“怎么了?”

沈清秋道:“昨天不才封了两本书吗?今天都封了三本了?”

雨璃眨了眨眼,道:“不都说了时间不统一吗?你们在空间里待了一两天,外面过了好几个月呢!”

而后又想起了什么,道:“当然不是你们那个世界啊,是我们那个世界,你们那边的刚间目前是静止的。”

众人:“……你不说我们都忘了!”

雨璃:“这能怪我?!是你们自己不问的!我忘性大,好不容易想起来了你们还怪我?”

“……不怪您行了吧?”

雨璃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而于闻在一旁弱弱地问:“所以这个女孩儿到底经历达什么啊?”

雨璃沉默了一会儿,道:“她写了三本书,火了,一些人嫉妒她,也想让自己火,就开始造谣、谩骂……她……就此退网……今年是第四年了……”

整个空间的气氛瞬间低了下去。

“啊?好可怜啊……”

话音落,空间就剩人们的呼吸声,再没有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