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冬雨霍梦儿

【停云】脑补

  建宁市局。

  “严峫在吗?”杨媚问道。

  “严队在。”

  杨媚点了点头,“带我去找他。”

  那人狐疑地看了杨媚一眼,还是把她带了去。

  “杨媚?你来干什么?”严峫问。

  那次和黑桃K对线之后,整个市局都炸了。三年前就该死的人突然复活,可谓是令人震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这边又不能放下对冻尸案的调查,只能派出一部分人去与恭州市市局的人对接。

  “我联系上江哥了。”杨媚道。

  严峫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说了什么?”

  严峫自己也不知道得就问出了这一句,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他让我帮你带句话。”

  当天晚上,严峫失眠了。

  脑海里不断想着为什么江停要给他带话而不是别人,在他的不断脑补之下,终于,脑补出来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其故事性交给一个导演拍摄绝对会引来一众好评!

  以下,请欣赏严峫当晚的内心活动。

  他为什么要给我带话?为什么偏偏是我而不是其他人?难道说他对我有别样的感情,只是碍于黑桃K不能直接表示?那不会是爱吧?他爱我不过却因为黑桃K的原因不能直接说,只能通过带话来隐隐表达对我的爱意……云云。

  如果当事人江停知道了严峫的心理活动,那不用说,他会后悔带话给严峫。

这人脑补能力太强了!

  第二天一众人发现严峫精神不对,怀疑他工作过度,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严队,昨晚就因为有人给他带了一句话,脑补出了一出狗血爱情大戏。

  这也幸好没人知道,如果有,那么他在市局的形象不保。

  

  江停和闻劭回去的时候,步薇已然走了。

  那幅画被换了位置,江停一进门我看见了。

  那熟悉的情景,虽然记忆很模糊了,却还一下子想起来。

  那个傍晚红霞漫天,就同现在一般,一个小孩子在河边拉着小提琴,一个小孩子躲着看,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起来。

  江停心一颤,抿嘴不语。

  “江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闻劭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江停道:“记得。”

  “那我们成年后呢?”

  “记得。那次你拿着枪,指着我。那并不能算是见面。”江停一边坐下,悠悠说着。

  “是啊,”闻劭也坐下,“你让你那线人带了什么话?”

  江停冷冷瞥了他一眼。

  闻劭懒散地坐着,用手撑着头,和江停对视。

江停移开了眼,没说话。

  “不说也行,我想,我的红皇后这么聪明,也一定能猜到那场爆炸案倒底是你指挥失误,还是别的什么。”闻劭道。

  江停还是没说话。

  “那天岳广平问我:听说红皇后是个女人,你能想办法验证这一点吗?”

  江停一惊,他突然想起三年前那件事。

  闻劭继续说下去:“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吗。”

  “——是谁出卖了我的红皇后?”

  江停脸色煞白,他终于明白了,1009行动的内鬼,就是他自己。

  “铆钉……”江停咬着牙,一字一句。

  闻劭嘴角一勾,“我在组织内部做了紧急排查,但始终找不到那个漏风的点在哪。直到‘铆钉’收到来自红心Q打印出的下一封加密指令时,我极其震惊地发现,纸面上竟然有一抹红指甲油刮出来的印,就像是不经意间传达出了某种信息似的。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漏风的就是你自己。”

  闻劭摇了摇头:

  “早在1009行动开始前半年,岳广平就把你卖到了我跟前。”

  

作者有话说:

  状态依旧不怎么好……端午安康!就酱~

评论(10)

热度(131)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