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冬雨霍梦儿

【停云】步薇

  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坐回车上的,但江停依稀记得,当时他们的气氛并不太好。

  而步薇夹在中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第二日,江停醒过来的时候闻劭已然准备好了饭菜,坐在饭桌前等着。

  看他那模样,似乎昨夜的争吵全然不存在。

  江停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好坐在步薇的对面,三个人的脸色本就不太好,偏偏闻劭还不知道又发了什么疯,不断往江停的碗里夹着菜。

  “闻劭!够了。”

  闻劭笑了一下,“怎么了?”

  “停下。”

  “好啊。”

  闻劭听江停的停了下来,看得步薇捏紧了双筷,心中不满。

  可她不敢说,因为她才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而不是江停。

  如果……我杀了他,那我就可以取代他吧……步薇心里想着,不由愣了,眼底闪过一丝杀气。

  可仔细想想看,她花重金雇佣的杀手范正元,不是被方片J给杀了吗?而可以指使方片J的,也只有黑桃K了。

  想到此处,步薇回头瞥了闻劭一眼,见闻劭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微微松了口气。

  她也明白,闻劭不说不带表他什么都不知道,恰恰相反,闻劭清楚得很。而杀了范正元,只是闻劭对步薇的警告。但或许从江停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抛弃了步薇。

  

  “松开!”江停愤怒的声音转入步薇的耳朵里,令她从沉思中惊醒来。

  闻劭一把将江停拉到身前,压低声音说道:“我不。”

  江停想甩开闻劭,可却发现怎么也用不上力气,很快想到了今早的食物,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闻劭道:“你说呢?”

  步薇看着这一幕幕,心里隐隐作痛,她多希望闻劭身前的是她,她不会像江停那样反抗,只要……那个人是她。

  “我不走。待在这里很好。”江停冷冷地道。

  闻劭轻笑一下,“最近不太平,把你带在身边安全,我也放心。”

  “你!唔……”

  江停正要说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他的嘴被闻劭堵上。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江停都没能做出什么反应。当江停反应过来后,下意识推开了闻劭,“滚!”

  闻劭嘴角勾了下,硬把江停拽上了车,拉上了车门。

  门还没关上,步薇站在门口,看那黑车愈走愈远,没有丝毫要停下或是回头的意思。

  步薇看得呆了,连指甲扎进肉里都没有感觉。

直到门外站着的人将门关上,步薇才终于反应过来。

  她缓缓蹲下,双手抱腿,将头低下哭了起来。

  江停……江停……

  步薇不断默念着江停的名字,紧紧咬着牙,心里的怨恨不禁更深。

  他真的不要我了……都没有看我一眼……

  想着想着,她换了个姿势靠着,正好瞥到桌子上的一张图。

  那张图上的是两个小孩子。在初夏傍晚,红霞满天,一个小孩子在拉着小提琴,另一个躲在后面偷窥。

  那张图并不是照片,很明显画出来的,画得也并不是很细。

  但不知道为什么,步薇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少时的闻劭和江停。

  她现在恨不得冲上去撕了那张画,但却有种无形的力量拉住了她,心底还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那么做。

  或许是理智和对黑桃K的敬畏压下了这份恨意和疯狂,她终究没有去撕了那画。但压得也并不是那么彻底,她对江停的恨早已挥之不去。

评论(16)

热度(179)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