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冬雨霍梦儿

【停云】飞机

  表面上看着再怎么坚强,可真正离别那刻,没几个人崩得住。

  在学校还强忍着眼泪,可那悲伤的气氛却压抑不住。

  江停倒没什么变化,就算有也不会表现出来。

  闻劭依旧是那种世界上只有我哥一个的心理,只要江停在身边他还有什么理由悲伤?

  “等一下,哥,我忘订机票了……”马上要走了,闻劭突然叫了下。

  “我订了,知道你会忘。”江停翻着手机,将订机票的页面给闻劭看。

  闻劭轻咳两下,以掩尴尬。

  “走吧,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江停道。

  闻劭看了看表,八点整,他记得江停订的票是九点半左右。

  “你到那儿不需要时间?走不走?”

  “走!”


  机场。

  “Please show me your ticket.(请出示您的票据。)”机场的工作人员说道。

  “Here.(给。)”

  “Ok, please go that way. the plane will take off soon. please hurry to find your seat.(好的,请往那边走,飞机马上起飞,请抓紧时间找到自己的座位。)”

  “Hmm.(嗯。)”

  江停和闻劭的座位正好靠在一起,闻劭对此表示我哥还是爱我的。

  江停:不,这是随机分配的,我也没想到这么巧。

  “哥,回国之后我们做什么。”

  “哥,你打算旅游吗?去哪儿旅游啊?”

  “哥,你……”

  “哥……”

  一大串的问题问得江停头疼,他不想再理那个姓闻名劭的人了。

  江停打开手机,翻了翻贴吧,无意看见了一个贴。

  还是那个人发的。

  CP党一个:QAQ男神真的走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图片]

  附图是一张他和闻劭拉着行李箱走出校门一边说笑的图片。

  江停立马合上了手机。

  他已经猜到接下去其他人会说什么,无非是“这两个帅哥好有CP感”之类的话。

  想到此处,江停的脸黑了下去。

  不一会儿,闻劭满脸笑意地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正是那个贴的页面。

  烟雨楼台:这两个帅哥……有点儿那个……

  。,回复烟雨楼台:CP感是吧?hhh

  江停:“……”

  江停黑得能滴出墨来,他现在想把手机里的那两个人拉出来说他和闻劭没关系,当面澄清。

  “哈哈哈……哥,消消气,消消气,哈哈哈……”闻劭看着江停,笑出声来。

  江停白了他一眼,“你叫我怎么消得下去。”

  “哈哈哈哈……”

  很快,他们周围就坐满了人,飞机不断播报着,用英语和汉语讲了几遍,生怕他们听不清。

  一个看着与他们差不多大的人,用着生硬的汉语,主动与他们交谈:“你们,是中国人吗?”

  闻劭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

  “我要去中国旅游,不知道去哪里,能给我讲讲吗?”

  “……要不我给你本旅游手册你自己看?”怕那人听不懂,闻劭又用英语翻译了一遍。

  “哦,还是你给我讲讲吧,我听得懂汉语,也会说,但看不懂。”

  闻劭:“……我讲不明白。”

  “旅游手册后面有英文翻译。”江停在一旁说了一句。

  闻劭像看到了救星。

  江停从闻劭的包里翻出了一本旅游手册,扔给了那人。

  那人接过,“Oh, thanks.(哦,谢谢。)”

【停云】毕业

  “啊~不说了,开始……复习……”闻劭极不情愿过站起来,拿着书敲开了对面宿舍的门。

  “Senior, can you teach me about the fourth year of college?(学长,可以教我大四的知识吗?)”闻劭问。

  学长像看傻子样看着他,然后道:“Sure.(当然可以。)”

  闻劭打着哈欠,“Thanks, senior.(谢谢学长。)”

  然后幽怨地往校长室瞥了一眼,黑着脸进了学长的宿舍。

  江停靠着自己宿舍的门沿看,轻笑一声,随后也关上门开始复习。

  这一天过得可谓是难熬,反正对闻劭来说是这样的。

  一天学完大四的知识,闻劭表示我醉了。

  关键是!他怕校长真给他拿来一个文科卷让他做。

  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次日考试之际,他看着卷子上的题,脑海里大四的知识还有转。

  当然,这张试卷并不怎么难,毕业了,考得都是四年综合知识,大一到大四都有。

  闻劭表示他昨天一天泡在大四化学课本里,学了那么多你TM不考?!

  他看着这张试卷,拿起笔开始做,心里想着该怎么让那校长弄死。

  啪!

  笔被他给掰断了。

  闻劭额头青筋暴起,若不是考试已经开始,他一定会站起来摔笔。

  没办法,这笔质量确实不太好,他悻悻换了支笔后继续答题。

  这段时光里,闻劭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要怎么弄死校长,直到考试结束,他都快脑补出一百种方法了。

  校长室内。

  “Achoo! Well, the students must have been moved by my impartiality!(阿嚏!嗯,一定是学生被我的公正无私所感动!)”校长揉了揉鼻子,道。

  某劭:……

  我可真谢谢你。

  考完试的闻劭站在操场上,一脸“和善”地望着校长室。

  “闻劭,站这儿干什么?”江停走了过来。

  闻劭道:“没、没事。”

  江停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没事就好,赶紧回去。”

  “嗯。”闻劭应了一声。

  走之前还不望隔空再瞪校长一眼。

  昨天,因为这个校长,他差不多一天没见到他哥,其他都可以,就这点不行!

  所以他记恨上了这位校长。

  闻劭:我需要我哥安慰啊!

  江停:不安慰,不会,滚!

  宿舍。

  “开始收拾东西吧,考完试就该走了。”江停说道。

  闻劭这次没有吭声,开始收拾。

  “哥,你的东西……”

  “你放那儿,一会儿我自己收拾。”

  手机响了,是贴吧推送的消息。

  CP党一个:@平陆成江 @K. 你们都要毕业了,QAQ我还有两年……以后都不能看你们两个了……还我CP啊!

  闻劭:“……”

  江停:“……”

  这是嗑CP嗑上头了是吧?怎么你这边画风这么奇怪?

  江停回复了那人一条。

  平陆成江:说过了,只是兄弟。回国又不是见不到,你回国了不就有机会了吗。

  CP党一个回复平陆成江:那么大一个国上哪儿找?我的CP啊!

  平陆成江回复CP党一个:只是兄弟。

  CP党一个回复平陆成江:随你怎么说。我们CP啊!!

  江停:“……”

  江停扔了手机,表示不愿意再同那人说下去。

  闻劭一直在笑。


作者有话说:

  结局已经定下了,是BE。我明白很多人都想看KQ成为HE,可原谅只是我们单方面原谅,他们中间隔着那么多条人命……

  那我写这个又有什么意义?我一直在思考这个。可能……是想让KQ在我的文中不至于那么遗憾。严江在原著中被成全,我想让KQ成全!可是,那么多条人命,在同人文中我无法让他们成全,尽力让他们不会那么遗憾……

  虽然结局是BE,但中间的糖我尽量多发些!也请各位不要骂啊……完结后会有小番外,之后会写非警匪题材的KQ文。可能我还会出个第二季,雨璃和悦倾也会出场,第一季的刀子发了,第二季就是糖了。不过雨璃和悦倾的出现极不符合破云这种文,所以如果要写就只好硬塞了……那样非警匪题材的KQ文就晚些出,也不知道各位愿不愿意。

  今天说的有些多,也请各位多多包涵。结尾是会有严江的,可能大家不太喜欢,也提前说声对不起。

未来已知 二一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行了,各位,我们继续。”雨璃轻轻一笑,道。

【请蓝景仪上前抽卡。】

这系统选人看着有些规律,但又很乱,几次下来,蓝景仪也摸准了些。

妈的这是在暗示他是下面那个啊!

蓝景仪骂骂咧咧走了上去,又骂骂咧咧抽了张卡,接着骂骂咧咧走了回来。

【恭喜抽到同人卡。】

又是同人卡,这玩意儿真的好吗?上次直接给了他们一把大刀子。

【论坛】

【#教官之间的恋爱,主教官和秦教官之间的争风吃醋!#】

〈我去,这题目认真的?〉

〈不会吧?〉

〈争风吃醋?我艹!〉

〈我天……〉

〈继续看继续看。〉

“所以……这什么意思?”

雨璃边吃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瓜,边道:“往下看呗。”

【1L  阁子ˡᶻ

快快快!我发现了个惊天大瓜!主教官和秦教官似乎都很喜欢楚教官[图片]

2L  若令

什么什么?我嗑的CP啊!!

3L  崽

!!我的天啊!难怪主教官一直对秦教官不怎么好。

4L  若令

@崽 三楼的,主教官他们怎么不合了?

5L  阁子ˡᶻ

我也觉得主教官对秦教官不友好。

6L  月啼

我也这么觉得,不用理这些腐眼看人基的。无语。

7L  ……

附议,不用理腐眼看人基的。

8L  径云

不用理腐眼看人基的,这些人真的无语。

9L  重锦

+1

10L  崽

赞同。

11L  江

对对,别理!

12L  喻崽

认同。】

〈啊嘞?!〉

〈不会吧不会吧?〉

〈妈呀!这……我无语了……〉

〈洗脑自己,也许会有反转。〉

〈洗脑+1。〉

楚·什么都知道·月:“所以这是我们的同人文?”

雨璃一脸无辜,点了点头。

楚月表示,我不喜欢A,更不喜欢Gin!

【13L  澜霜

LZ快讲讲,发生什么了?我又断网了?

14L  阁子ˡᶻ

不知道也没关系,等我先打字哈。

15L  澜霜

嗯嗯嗯!

16L  喻崽

我们等着哒~

17L  江

阁子快打!

18L  径云

LS别催啦,让人尽力吧。

19L  崽

同意。

20L  阁子ˡᶻ

是这样的,前些天看见主教官送楚教官回家,然后还见到秦教官一起,第二天没看见主教官,我猜他们两个打了一架![图片][图片][图片]】

〈打架hhh……〉

〈他们肯定打架了!但是那种……〉

〈怎么说,A肯定是去了,但估计是有事。〉

〈认同楼上,说得在理。〉

整个空间大半女生露出了腐女笑。

柳溟烟:又有素材了。

“所以到底是怎么打?”天真的一只羡问。

一听这话,谢怜瞬间脸红。

雨璃强压下嘴角,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魏无羡更加疑惑了。

【21L  桩子

什么什么?[/看]我错过了什么?

22L  澜霜

@桩子 回LS,LS错过了八卦。

23L  名字好难起

什么八卦?什么八卦!没人叫我是吧?

24L  喻崽

当然是教官们的啦~喻崽在线为您解答!

25L  我无语了

什么教官?我从主页点的,不太清楚。@喻崽 

26L  成木

同问

27L  喻崽

不知道怎么解释QwQ

28L  澜霜

这题已超纲。

29L  阁子ˡᶻ

怎么说,大概跟军训教官差不多。不过我们这训练比军训难多了……

30L  江

同感!不想训练!

31L  崽

不想训练+1!

32L  喻崽

不想训练+2!

33L  澜霜

不想训练+3!

34L  奶香

不想训练+4!

……

44L  阁子ˡᶻ

不想训练+n!】

〈不想写作业+1!〉

〈不想写作业+2!〉

〈不想写作业+3!〉

〈不想写作业+n!!〉

“我想念写作业的日子!在系统里还不如回去写作业!”

“对对对!”

“Me too!”

【45L  成木

那训练真有那么难吗?

46L  Zᵛ

这位小可爱,你可以来我们这边试试,当然我们不一定会让你进来~

47L  成木

啊这……

48L  阁子ˡᶻ

我……靠……

49L  懒得起名

快!告诉我!我眼花了!

50L  。。。

这一定不是楚教官,一定是冒充!一定是!

51L  奶香

这这这……我肯定看错了!这一定不会是楚教官!一定不会!

52L  江

这不是楚教官,不是……不是……

53L  喻崽

一定是重名的……

54L  Zᵛ

怎么不会是?话说你们胆子真大,敢在论坛上讨论A和Gin,啧啧啧……】

〈嗯,胆子真大。〉

〈楚月姐出来了,那是不是证明误会会消除?〉

〈一定会的。〉

“噗嗤!这群孩子真可爱。”楚月笑道。

而雨璃则自动默认为“这群孩子真傻”。

【55L  澜霜

楚……楚教官,放我们一马……别告诉主教官行吗?

56L  Zᵛ

咳!我觉得晚了……

57L  阁子ˡᶻ

完了……

58L  我无语了

你们这么怕那个主教官吗?

59L  江

你说呢?

60L  Zᵛ

不过我和A、Gin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哦~

61L  崽

啊?

62L  Zᵛ

说回来,A和Gin才是一对儿的呢!

63L  若令

啊啊啊——我嗑的CP成真了!!!

64L  阁子ˡᶻ

这样啊……也很香啊!

65L  澜霜

楚教官~讲讲他们两个的事儿呗~

66L  Zᵛ

可以啊,等我打字。

67L  Zᵛ

说起Gin和A,那还得从那个sb系统说起。这个实验也不是过于保密,但你们只需要知道有这个系统就好了,其他什么就不用知道。我还有A,是系统中的两位主考官,有最高的权限。

68L  若令

举手提问,那个系统是模拟器的前身吗?

69L  名字好难起

不知道。

70L  Zᵛ

这不方便透露哈,我说系统都有些违反纪律。

71L  若令

好吧……

72L  Zᵛ

我继续讲。

73L  Zᵛ

然后呢,秦究,就是Gin,他们一队就过来要搞我们,好巧不巧,第一场的监考就是A。

他这个人不安分,为了打入系统内部,就不断接进A,走上了专业违规道路,不断试探系统的底线,整个系统都知道他的名字。

后来A也信任他了,让他参与我们炸系统的计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俩就好上了……

后来,由于被人察觉,Gin被系统清除记忆送了出去。之后又被送回来了,却把以前的事儿忘完了。

74L  Zᵛ

随着系统的所作所为愈发猖狂,我们那时候分了两派,一派以老监考官为主,对系统有感情,称温和派;另一派以新监考官为主,想直接把系统毁了,让系统不再牵连无辜,叫强硬派。而A就是温和派的老大,Gin呢,就是强硬派的老大。

这两派看起来敌对,实际都想炸系统,不过一方行事过于强硬。

然后不知什么时候,他俩又搞上了。

这一次行动依然是失败了,但被送出系统的是A,监考官大洗牌,废除原来制度,改数字作为序号,初代监考官的排名普遍被去当休息区老板、司机等,留下来的排名也很低。

75L  Zᵛ

之后不知道又怎么回事,系统又把A拉过来当考生了,第一场监考官就是001,啊,也是Gin。

之后,这位监考官001犯规烧考场,被罚去当了考生,结果不言而喻,系统被这两位大佬搞翻天了。

尤其是最后一场考试,本来只能进一个人的考场,一下子进了一千多个,他们一块儿在那儿对抗系统火力点,最后成功把系统炸了。哦对了!Gin是上面那个~

76L  江

我去!真刺激呀,我也想进去试试了。

77L  Zᵛ

别!我劝你千万别去,说不定第一个祭天的就是你,乖乖在场景模拟器里训练吧!

78L  阁子ˡᶻ

啧啧啧……

79L  若令

唉!说实话,主教官的训练,也太难了吧!前置不是人能完成的!

80L  月啼

就是啊……

81L  Zᵛ

噗!你们在说A不是人?

82L  月啼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真·怂货。〉

〈nonono!那叫从心。〉

〈跟从自己的内心/狗头〉

〈笑了hhh!〉

“怂。”楚月嘴角含着笑意。

【83L  Aᵛ

你们趁午饭时间瞎聊什么呢?不想吃午饭了,训练去。

84L  阁子ˡᶻ

我天!

85L  ……

主、主教官!对对对对对不起!

86L  。。。

妈呀!

87L  Ginᵛ

别妈了,给我封楼,这么闲,下午我会通知你们教官给你们加练。

88L  Zᵛ

Gin啊,别吓小孩子。

89L  Aᵛ

没吓,他们自己这么做死。

90L  成木

[汗]心疼你们一秒hhh。

91L  阁子ˡᶻ

刷到99楼就封,给个好寓意呗~祝福刷起来!究惑99!

92L  澜霜

究惑99呀!不过为什么是究惑?

93L  若令

究惑99!顺口嘛。

94L  径云

究惑99!希望主教官下午不要为难我!

95L  江

究惑99~LS你不发那句话还好[汗]

96L  重锦

究惑99,祝幸福[心]

97L  桩子

究惑99!究惑被锁了,钥匙我吞了!万岁!

98L  奶香

究惑一定给我99!

99L  月啼

究惑99!

系统提示:该楼已被楼主“阁子”封楼。】

〈究惑99呐~〉

〈心疼训练营的孩子们。〉

〈严重怀疑楼上在偷笑,可我没有证据。〉

“鹅鹅鹅,笑死我了!”

“好怂啊。”

谁都没有闲着。

沈清秋打开折扇,表示他真的没有在笑;谢怜仅仅对着花城笑了下,他觉得在背后议论他人不好;当事人,目前互看不顺眼的秦究和游惑,正黑着脸,气氛……阴沉。

而魏无羡这个人,从来不再意这些事,毕竟云深不知处三千多条家规都被他犯了个遍。

“江澄,你看那些人,真怂。”

“像你见到了狗。”

“哎呀师妹~咱别提狗,提狗伤感情。”

“我们没有感情。”

“师妹~”

“妈的魏无羡!你TM再喊我师妹,下次你回莲花坞我就放狗!谁是你师妹!”

“你呀!”

要不是他们两个周围的人都离开了,这一片指定引过来许多人。

【停云】抽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校长才放他们回了宿舍。

  “Ah ~ I'm so sleepy.(啊~真困。)”

  “Mama of also don't say earlier! I stayed up all night playing games last night!(妈的也不早说!昨天晚上我熬夜打游戏来着!)”

  “I'm speechless. Do you have any speechless ones?(我无语了,各位有无语的吗?)”

  “The principal has always given a speech before the end of the term. Why did he suddenly change his mind today ...(校长一直以来都是期末前演讲,今天干嘛突然改变主意……)”

  “Exhaustion ...(抽风呗……)”

  “Alas ... autistic ... I'm going back to sleep in the cage!(唉……自闭……我要回去睡回笼觉!)”

  “Me too!(我也!)”

  听着这些话,闻劭笑了笑,转头问江停:“哥,回宿舍睡回笼觉?”

  江停白了他一眼,“睡什么睡,刷题,复习。”

  “哦……我回去睡……”闻劭揉了揉眼,说。

  江停无语,“你不复习?明天的考试怎么办?”

  闻劭伸了个懒腰,“啊~醒了再说吧。”

  江停:“……”

  一回到宿舍,闻劭就躺回了床上。

  “你倒是清闲。”

  闻劭翻过身看着江停,道:“我不想写卷子啊!上次快折磨死我了。”

  “如果让那些羡慕你成绩的人听见了,那他们的世界观要崩塌了。”江停道。

  闻劭:“不是没听见吗?哥,放过我吧。”

  “叮咚——”

  江停手机弹出来一条微信消息。

  平时江停手机并不会收到什么消息,因为他微信上实在没多少人,这次给他发消息的,是莫成。

  莫成发过来的是一张学校的会议语音,是校长讲的。

  “Their words ... Graduation ahead of schedule, or to see if there is that ability. This time, they also take the examination papers of the graduating class. Is that okay with you?(他们的话……提前毕业,还是要看看有没有那个能力。这次考试,他们也考毕业班的卷子,没意见吧?)”

然后,莫成又发来一条:

  说的是闻劭他们,现场除了三个弃票,没一个反对。

  江停看了看,点开语音给闻劭听。

  闻劭脸渐渐绿了。

  “我去!这不公平啊!”闻劭大喊。

  江停道:“所以,现在,起来!”

  “不是,哥,我们也不一系,我们的卷子又……天!”闻劭快崩溃了。

  江停挑了挑眉,“对面有位化学系毕业班,又找他?”

  “啊——”

  “你啊也没用,认命吧你。”

  江停无语,“你不复习?明天的考试怎么办?”

  “校长最近,真抽风了!”闻劭愤愤道。

  江停泼上了一盆冷水,“校长要听见了,他估计会临时变个主意,让你考文科卷。”

  “……”

【停云】期末

  时光荏苒,转眼间,到了六月底。

  这天,江停正要回宿舍,就接到了闻劭的来电。

  “哥,我们实验做好了,正在写报告,估计七月就可以了。这些天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好好注意身体……”

  一接通,闻劭一大堆问题就过来,听得江停头疼。

  “都照你说得做了,你赶紧写吧,我也不急。”江停道。

  闻劭觉得江停嫌弃他了,可他没有理由。

  “行了,就这样,挂了。”

  “嘟……嘟……嘟……”

  闻劭:“……”我哥真不要我了QAQ。

  江停挂了电话,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班主任突然走了进来,“I forgot to tell you that you will have a day off tomorrow and have an exam the day after tomorrow. I wish you all a good result in the exam!(忘了告诉大家,明天休息一天,后天考试。祝大家可以考个好成绩!)”

  一听明天休息,整个教室一片欢呼,江停仍然明天表情地收拾东西。

  “Jiang Ting, it's a holiday tomorrow. What's your plan?(江停,明天放假,你有什么安排?)”一名同学敲了敲桌子,问。

  江停仍然没什么表情,“Review and brush questions.(复习,刷题。)”

  “Oh ... OK, I knew you would.(哦……行吧,就知道你会这样。)”那同学摊了摊手,道。

  “You know I've always been like this. Why do you ask?(你知道我一直都如此,你为什么还问?)”江停向看智障一样看着他。

同学:“……”

  “Ok, don't talk about it, you can also review it. This is the graduation exam.(好了,不说了,你也复习吧,这次是毕业考。)”江停说道。

  “Oh…(哦……)”

  本来说好休息一天,结果,次日清早,他们就被校长叫到了操场。

  “For our exam, senior students should graduate. Of course, in addition to this senior student, there are also some students from the chemistry department of junior year, who are exceptional and awarded early graduation! I hope you can work hard!(我们这次考试呢,大四的同学们就该毕业了,当然,除了这届大四的学生,还有大三化学系的一些同学,破格授于提前毕业!希望各位同学努力!)”

  这类鼓励的话基本上每年都要听一遍,压根不会有人听得进去,任校长说,他们在下面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所以每年都会有人被逮到办公室。

【停云】狠话

  “那让你们实验爆炸的人,找到了吗?”江停问。

  闻劭一脸无所谓,“没有。懒得找。懒得动。”

  “嗯,很符合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江停毫不留情地回怼。

  闻劭:“……”

  “哥,我在你心中就这样?”闻劭不可思议,瞪大眼睛问江停。

  “是。”

  闻劭:“……”

  闻劭个人表示,这哥不能要了,可以当对象。

  江停个人表示,不要了,扔了吧,贡献给谁都行,反正他不要。


  不久后,学校恢复了闻劭他们实验,但他们的老师被开除。

  “好了,这下高兴了?”江停问。

  闻劭托腮,浑身上下写着“不高兴”和“阴沉”三个字。

  江停瞥了他一眼,道:“不高兴?怎么,还想陪他玩玩儿呢?”

  闻劭放下手,点了点头。

  好,这次轮到江停无语了。

  “……你厉害,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江停冷冷地道。

  闻劭摊了摊手,“其实我也不太知道。就是说我非常讨厌损人利己的家伙。”

  “你不也是?”

  闻劭又一次无语。

  “你是打算继续考,还是大学毕业回去?”江停岔开了话题。

  “回去呗,我懒。”

  “嗯,我跟你一起。”

  闻劭背靠在桌子上,懒懒散散,“可以啊,不过我们得交了实验报告才行。哥,你在学校留着,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江停道。

  闻劭也接不上来,没办法,谁让江停的话总找不到切入口呢?


  天气逐渐转热,按中国的时间计算,用不了多久,就到了端午。

  可惜在美国没有端午节。

  闻劭为少了三天假期而伤心,江停丝毫不留情地嘲笑。

  “我……哥!!”

  “哈哈哈……”江停笑出了声。

  闻劭不知道多少次无语了。

  “我们实验快到头了,学校那方面说我们做完可以直接毕业了。”闻劭瘫在桌子上,并不想和江停继续这个话题。

  江停挑了挑眉,“可以啊,那不正好?”

  “唉,哥,最后这段时间我可能就不能陪你了,哥,你得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饭,别起太早了,不要吃泡面,就算到了夏天也不要把空调开太低,26℃最好,别着凉了,雨天记得带伞,不要淋雨……”云云。

  江停耐心地听着闻劭交代了一大堆注意身体注意安全之类的话,然后道:“我不是小孩子了,用得着这么啰嗦?”

  闻劭点头,“用得着,你成天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会事,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你再看看你这么瘦,记得多吃点儿!”

  江停道:“好,都听你的。赶紧去做实验吧,不是很需要你吗?”

  闻劭走到宿舍门前,在按下门把手前还是不怎么放心,扭过头,又把刚才的话交代了一遍,最后又添上一句“你如果再不把身体当成自己的,遇到什么危险的往上冲,回头看我不收拾你”。

  江停不禁失笑,他其实见过闻劭放过好几次狠话,但他其实最后都没做什么。这次闻劭又放了这种狠话,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在关心自己。

  “好,听你的,你哥我一定做到!做不到你回来了我自己把双手绑上,任你怎么处置都行。怎么样?”江停眯着眼睛问。

  闻劭不由愣了一下,“啊,好。”

  随即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砰——咚!”

  门被关上,闻劭靠在门上,双脸泛红,不断回想着刚才江停的话,大口喘气,良久才走开用凉水冲了把脸。


作者有话说:

  请假条也挡不住我的勤劳hhh,可能有些擦边,审核大大放过我!

未来已知 二十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秦究上前抽卡。】

秦究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上前抽了张。

【恭喜抽到普通卡——骨鱼的由来。】

〈噗嗤——〉

〈双玄!甜!我天!〉

〈hhh……笑死我了。〉

〈哦!原来骨鱼是这么来的!〉

〈笑死,还带这样的😂〉

雨璃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空间内,当然,笑得不止她一个人。

“骨鱼的由来……当真奇特。”

“嗯……与众不同。”

霎时间,空间传来阵阵笑声。

【请尚清华上前抽卡。】

不得不说,这句话听着十分绕口,令人不怎么舒服。

【恭喜抽到同人卡。】

同人卡啊,这个是第一次抽到,怎么说都令人好奇。

【仇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师青玄便绝口不提贺玄和明仪的事。

或许是在他被贺玄换了命丢进乞丐堆的那时吧。

可他又有什么资格怨贺玄?换命这事,他与贺玄的恩恩怨怨,甚至于他哥哥师无渡的死,都是因为他。

换命本就乃逆天之为,但偏偏是为了他,师无渡才会用这逆天之术。】

〈双玄是死局,无法改变。〉

〈中午刷到,哭了。〉

〈师无渡是个好哥哥,可惜却不是个好神官。〉

换命!

“哥……哥!”师青玄看着水幕上,不可思议地看向师无渡,但师无渡脸上毫无波澜,甚至没有回头看师青玄一眼。

一旁的贺玄死死盯着水幕,心道:我这是报仇了……可为什么,不杀了师青玄?

【雨越下越大,打着这破庙用茅草盖的屋顶,打得凄惨。

这破庙,是曾经供风水双师的庙。

说来可笑,这些人以前拜他们时是多么诚恳,但发现拜他们没用后,便推了他们的神像,不再供奉香火,这庙也就成了让他们这类人歇息的地方。

果然,人们说你是神你就是神,说你是屎你就是屎,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突然想到太子殿下……〉

〈苍生真的,不配!〉

〈HEHE,洗脑自己!必须HE!〉

〈楼上纯属想多了。〉

风水双师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上天庭神官的脑海里全是“不可能”三个字,中天庭的神官也是同样。

“看看,这最后一句话,多有道理!”于闻想强行岔开话题,但没人回他。

这就尴尬了。

【“老风!快过来暖暖。”一人朝他招了招手。

师青玄应了一声,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火堆旁。

想起当初,他也是万众瞩目的风师大人,随手一撒便是十万功德的风师大人。

可如今,却沦落到如此地步。

师青玄自嘲地笑了笑,这也是他活该啊,但命运本该如此,倒不如顾好当下。】

〈是啊,与其陷在过的伤痛里出不来,不如顾好当下。〉

〈风师大人这点做得比很多要好得多。〉

空间沉默,连最皮的雨璃都没有说话。

【屋外雷声轰鸣,震得人心慌。

夜已深,众人早早歇下,打算养足精力明天好去找些食物。

但半夜时,师青玄又坐了起来。

微弱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纸映入庙内,此时雨与经停了,外面打更人在喊着报着时辰,地上留下水坑,脚踏入水坑,溅起水花。

师青玄轻声走到庙外,望着天空圆月,突然想起了好久之前的一个上元节。

那是“明仪”刚飞升十来年,他常常拉着他去人间逛街,让“明仪”陪他女相。

那个上元节,他们也是到了人间。

“哎呀明兄~你就陪陪我呗~”师青玄拉着“明仪”的衣袖。

“明仪”依旧冷冷地,“不陪。”

师青玄拉着他,道:“明兄~你看,你上次女相不是挺好看的吗?再陪陪我,我请你吃饭!”

“明仪”有些心动,“两顿。”

师青玄也是爽快,“好!”

然后就开开心心拉着“明仪”去买女装了。

他们正在逛街时看见一个花灯非常好看,正想买下,却不想那老板觉得师青玄好看,见色起意,调戏师青玄。

神官是不能打凡人的,师青玄只好忍着,但那老板自以为师青玄默认,就变本加厉,说一些荤话。

师青玄自然忍不下去,但碍于仙京的规定,想打也打不成。

最终是“明仪”变回男相帮师青玄解了围。

自那以后,师青玄便单方面把“明仪”定为了最好的朋友。

想起几百多年前的事,师青玄自嘲地笑了笑。

今天也是上元节,子时而已便见许多店铺挂上了花灯。

虽还未点亮,但此情此景依旧与几百年前相重合。

“明兄……贺公子……哥……”

明兄,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没有会穿成这样到处乱跑的朋友。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想死……

师青玄突感无力,瘫坐在地上,泪水从他的双眼落下。

曾经他自以最好的朋友,到头来却成了仇人。当真是……讽刺啊!】

〈为什么?!为什么同人文也虐我!〉

〈@若令 我找到双玄高甜文了!〉

〈……〉

〈真·高甜。〉

〈啊哈哈哈!是甜文!是甜文!〉

〈楼上的被刀傻了。〉

“明兄……”师青玄扭头看贺玄。

贺玄冷冷道:“你叫错人了。”

“贺公子……”

贺玄没有理他,只是看着师无渡。

“我无悔。”师无渡说道。

贺玄冷哼一声,道:“好一个无悔啊。”

“停!本空间为改变遗憾,而不是创造遗憾!”雨璃把他们两个的座位调走,在苗头成长起来前掐断。

【停云】第一

  期中考过后,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整个校园都沉默,那便是公布完成绩之后。这对他们来说就很难受。唯一还可以谈笑风生的就只有几位一直保持着全系前几的人了。

  但江停显然不再这个行列。

  虽然他是他们全系第一,但有个问题是,他并不怎么喜欢说话,可以和他搭上几句话的屈指可数,而可以与他聊得时间长些唯闻劭一人。

  不过最近,闻劭也不怎么能和江停搭上话了。

  江停最近的状态不太好,每每下课都在补觉,据江停本人所说,没睡好。

  没睡好这个理由没几个人信,但不管他们信又或者不信,这都是真的。

  不过相对于没睡好这个理由,没睡好的原因有更多的人猜测。

  当然,江停最后说因为噩梦,这些议论声才逐渐小了。


  奥赛在期中之后,五月初,劳动节期间。

对于普通学生来说,去参加奥赛是非常光荣的一件事,不管拿不拿奖都是如此。

  而对参加奥赛的学生来说,却是少了半天假期的可怜。

  “Half a day! That's half a day!(半天!那可是半天!)”奥赛开始前一位学生坐在那个教室里抱怨着。

  另一位和他同校的女生道:“Half a day's holiday is so gone ... Heartache!(半天假期这么没了……心痛!)”

  “Ah! God damn the Olympiad, give me half a day off!……(啊啊!天杀的奥数竞赛还我半天假期!)”

  那女生拍了拍男生的左肩,叹了口气。

  除了江停和闻劭,几乎每个地方都在上演同样的对话。

  “哥,你看他们。”闻劭看着不断抱怨的满教室的学生们。

  江停仍旧翻看着以前的错题本,“不看,复习。”

  闻劭见没与江停搭上话,便也拿出书和本子复习错题。

  不久,老师走了进来,发卷。

  铃声一响,竞赛开始,整个教室仅仅有写字发出的刷刷声,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这次竞赛题倒没有往年难,但题量大,所以也就慢。

  当然,也不乏有提前写完的,比如江停。

  奥数竞赛不让提前交卷,于是,江停便趴在了桌子上,睡觉。

  是的,睡觉,完全不担心自己会错给学校丢脸。

  后来,据某在奥赛上补觉的江姓人氏称,他自己检查了,题不难写得快是自己的本事,羡慕不来。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教室里的监考老师看到,有些无语,只道是这些学生没经历过大风大浪心太大,又表示等着看他出丑。

  但,没多久,这名老师就被打脸了。

  这名名字叫“Jiang Ting(江停)”的学生,第一……

  而在这个消息公布后,江停所在的学校,全校轰动。

  “哥,你可真厉害啊!在奥数竞赛考场补觉还第一的估计就你一个吧!”闻劭眼角的笑意藏也藏不住,当江停相比,他更像得了第一的那个。

  而在奥赛考场补觉还第一的江停本人表示没必要这样。

  没必要吗?学生们觉得有。

  “我也觉得有。”闻劭道。

  江停:“……”


作者有话说:

  请假条:

  这周太累了,有些晚了,对不住。这周可能就这一章,如果可以的话就是两章,不可以就当提前请假了~

                  from唐冬雨霍梦儿

  另外就是结局的问题,我觉得很大一可能是BE的,当然是会有第二部,第二部有《未来已知》的人物串客,哈哈。不过现在谈这个还早,还有一大半没写呢!

Q:打出“我从未”,看看后面是什么?

我从未见过你们先去了一个小时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一下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