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冬雨霍梦儿

未来已知 二三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晁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漠北君上前抽卡。】

这系统抽人的顺序已经被一些细心的人看出来了,这时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漠北。

【恭喜抽到普通卡——聂怀桑。】

〈啊哈哈!是刀子!是刀子!!〉

〈完了,这孩子被刀傻了。〉

〈哦莫!I love knives!〉

〈哈哈哈!刀子yyds!〉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楼上又发刀子!哈哈哈……〉

〈得了,全刀傻了。〉

〈雨璃V:噗哈哈……〉

“这……这是聂怀桑!?”

雨璃道:“Yes!没错!”

那人看看躲在聂明玦身后的聂怀桑,又看了看水幕上的图片,表示:我不信!

雨璃眨了眨眼,“不敢相信是吧?这聂怀桑变化大得出奇。一问三不知一装便是十来年甚至更久,却不想他一人以天下为局,苍生为棋,将仙门百家玩弄于股掌之间。这局做得精妙,算计了当时四大家族之三。若莫玄羽成功,那么以魏无羡的性子,势必会调查清楚此事;若不成功,那蓝、金、江三家小辈遇难,他们的长辈自会追究。不论如何,赤锋尊身死的真相都会被调查出来。”

悦倾在一旁接道:“所以我们那边都叫他聂导。”

这一通话叫人啧啧称奇,众人对聂怀桑也算彻底改观。

【请聂怀桑上前抽卡。】

众人的目光众都集中在他身上,看得聂怀桑冷汗连连。

【恭喜抽到贺生卡。】

贺生卡?又有人生日了吗?

这次的贺生卡有所不同,不再是黑屏加白字,而是两个眉清目秀的少女。

这两人长得有七、八分相像,若远些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两个人。如果不是如此,还有人以为是镜象。

【“我叫江云,旁边这个是我妹江雨。”一个长得大些的少女道。

江雨摆了摆手,“哈喽我是你们的江雨呀!”

江云看了眼江雨,说道:“这不马上就到城主大人和啾啾的生日了吗?我们是来庆祝的。”

“嗯呐!预祝城主大人和啾啾生辰喜乐!哈哈,早日追上心上人呀~”】(不是我不是庆祝其他人的生日,是真的懒。)

〈嚯!差点儿忘了!〉

〈这是……呃……友情串客?〉

〈雨璃V:似滴木错!〉

〈悦倾V:好好说话。〉

〈艹!快截屏家人们!〉

〈预祝城主大人和啾啾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不过话说有好多人的生日都没庆祝。〉

〈时间差的问题吧?我们的几个月等于雨璃姐他们那儿的一天。如果都庆祝,那一天不得过好几个生日?时间来不及。〉

〈楼上说得在理。〉

〈城主大人610生日快乐!啾啾617生日快乐~〉

〈话说这里人少了不少。〉

〈这还少?〉

〈少啊!大半人都准备考试了。也就我们还有闲功夫聊天。〉

〈在座的各位都是学霸。〉

〈还好吧?我班级第一,年级第三。〉

〈还好???〉

〈凡尔赛!〉

〈果然是学霸!〉

〈我年轻才十几!!呜呜呜……〉

〈我数学拉分啊!其他都还好……〉

〈楼上巧了,我语文拉分,要不然我能进年级前五十……〉

〈艹!楼上加我好友,教我怎么提高数学的分数!我申请了!!〉

〈就我一个是因为卷面扣分吗?〉

〈+1。我的字体被老师单独评讲过,说跟狗爬了爬样。〉

〈楼上可怜人,虽然我也这样。〉

〈我严重怀疑我们歪楼了。〉

〈楼上自信点儿,我们就是歪了。〉

〈哈哈哈……〉

众人看这弹幕只觉好笑,歪楼很常见,但歪成这样还那么久才发现的倒是第一次。

“字体还是要练好的。”谢怜严肃地道。

沈清秋轻咳一声,道:“不练好容易给改卷老师留下一种不好的印象。”

于闻倒是对卷面分有种不知道怎么描述的关注,兴许是因为第一场考试时他因为卷面关系扣了两分,得到了负一分吧。

【停云】高兴

  夜深人静,可这夜,有好多人失眠了。

  一个是上文中提到的某想象力极其丰富的,建宁市首富——啊不,前首富——的儿子,现任建宁市刑侦支队队长,有着直男的病却没有直男的命的山牙子!

  另一个,是白天听了闻劭的话,而且最觉得让杨媚传话给严峫是一个极为不正确却又想不到是哪里不妥的江停。

  其他的,是夜猫子。

  次日,本想着趁闻劭出去再联系杨媚的江停,却失算了。因为闻劭,根本没出去!

  他们两个就一直从早上僵持不下,一直到中午时……

  也还是僵持着。

  “怎么了,一直不说话?”还是闻劭先开了口。

  江停道:“跟你没话可说。”

  闻劭笑了笑,猛然凑进,江停正欲后退,可没想闻劭这下来得突然,他的身子又不如之前反应敏捷,这一下便没躲过去,还差摔了。

  “江停,”闻劭贴在江停耳边说,“这么着急投怀送抱啊。”

  江停微怒,“滚开!”

  闻劭放开了,这不由令江停一愣。

  “怎么?不是你叫我放开的吗?”闻劭仍然是那副样子,笑眯眯地看着江停,诱骗着江停,那声音如恶魔,却又充满诱惑,想要让江停上当。

  如若这里换个人,那一定会被闻劭给骗了。可站在这里的,是江停。

  “我是叫你滚开,你怎么不滚?”江停斜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闻劭轻笑一声,勾起了嘴角。

  若是忽略到那张帅气的脸,单看他略勾起的嘴角,竟还有些邪魅;若带上那张脸一块儿看,就只有“好看”一词可以形容。

  

  翌日清晨,江停满脸不高兴地出现在闻劭眼前。

  “怎么了?我的红皇后不高兴了?”闻劭一手撑着头,推给江停一杯水,问道。

  “不。”江停没有接闻劭的水,又另拿了一个纸杯,接了杯水。

  闻劭看着那杯洒了一些的水,也没说什么。

  江停不高兴没有别的什么原因,都是因为闻劭这人。昨天那事儿着实有些刺激到他了,以至于只要看到闻劭,他都不会高兴。

  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在同闻劭的相处间,他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突然,闻劭抓住江停的手,阻止他再去喝水。

  “你干什么!?”江停黑下了脸。

  闻劭贴进江停,在他的耳边问道:“我想知道,怎么让我的红皇后高兴些。”

  江停想挣开闻劭的手,可他的身体素质大不如前,闻劭一只手都挣不开。

  “别让我看到你,我就高兴了。”江停直视闻劭,冰冷的语气让人确定这就是江停。

闻劭松开了抓着江停的手,有些遗憾。

  而江停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闻劭在遗憾个什么劲儿,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闻劭快滚。

  然而闻劭在走门的时候特意擦着江停的耳边走,呼出来的气息扑了江停一脸。

  “My queen.我回来时,你可以消气吗?”闻劭问道。

  江停沉下脸,“想得挺好。”

  接着就是“砰——”地一声,门被狠狠地摔上。

  江停靠着门,呼出一口气。果然,闻劭走后,心情好了不少。

  

作者有话说:

  我果然不适合写甜文啊!感觉我的甜文都走无聊路线……我会练的( ๑ŏ ﹏ ŏ๑ )我一直都是一个虐文写手(其实刀子也没发过多少)。果然最近不能再跟我那几个sb同学说话了,脑子容易短路。

【停云】脑补

  建宁市局。

  “严峫在吗?”杨媚问道。

  “严队在。”

  杨媚点了点头,“带我去找他。”

  那人狐疑地看了杨媚一眼,还是把她带了去。

  “杨媚?你来干什么?”严峫问。

  那次和黑桃K对线之后,整个市局都炸了。三年前就该死的人突然复活,可谓是令人震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们这边又不能放下对冻尸案的调查,只能派出一部分人去与恭州市市局的人对接。

  “我联系上江哥了。”杨媚道。

  严峫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说了什么?”

  严峫自己也不知道得就问出了这一句,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他让我帮你带句话。”

  当天晚上,严峫失眠了。

  脑海里不断想着为什么江停要给他带话而不是别人,在他的不断脑补之下,终于,脑补出来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其故事性交给一个导演拍摄绝对会引来一众好评!

  以下,请欣赏严峫当晚的内心活动。

  他为什么要给我带话?为什么偏偏是我而不是其他人?难道说他对我有别样的感情,只是碍于黑桃K不能直接表示?那不会是爱吧?他爱我不过却因为黑桃K的原因不能直接说,只能通过带话来隐隐表达对我的爱意……云云。

  如果当事人江停知道了严峫的心理活动,那不用说,他会后悔带话给严峫。

这人脑补能力太强了!

  第二天一众人发现严峫精神不对,怀疑他工作过度,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严队,昨晚就因为有人给他带了一句话,脑补出了一出狗血爱情大戏。

  这也幸好没人知道,如果有,那么他在市局的形象不保。

  

  江停和闻劭回去的时候,步薇已然走了。

  那幅画被换了位置,江停一进门我看见了。

  那熟悉的情景,虽然记忆很模糊了,却还一下子想起来。

  那个傍晚红霞漫天,就同现在一般,一个小孩子在河边拉着小提琴,一个小孩子躲着看,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起来。

  江停心一颤,抿嘴不语。

  “江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闻劭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江停道:“记得。”

  “那我们成年后呢?”

  “记得。那次你拿着枪,指着我。那并不能算是见面。”江停一边坐下,悠悠说着。

  “是啊,”闻劭也坐下,“你让你那线人带了什么话?”

  江停冷冷瞥了他一眼。

  闻劭懒散地坐着,用手撑着头,和江停对视。

江停移开了眼,没说话。

  “不说也行,我想,我的红皇后这么聪明,也一定能猜到那场爆炸案倒底是你指挥失误,还是别的什么。”闻劭道。

  江停还是没说话。

  “那天岳广平问我:听说红皇后是个女人,你能想办法验证这一点吗?”

  江停一惊,他突然想起三年前那件事。

  闻劭继续说下去:“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吗。”

  “——是谁出卖了我的红皇后?”

  江停脸色煞白,他终于明白了,1009行动的内鬼,就是他自己。

  “铆钉……”江停咬着牙,一字一句。

  闻劭嘴角一勾,“我在组织内部做了紧急排查,但始终找不到那个漏风的点在哪。直到‘铆钉’收到来自红心Q打印出的下一封加密指令时,我极其震惊地发现,纸面上竟然有一抹红指甲油刮出来的印,就像是不经意间传达出了某种信息似的。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漏风的就是你自己。”

  闻劭摇了摇头:

  “早在1009行动开始前半年,岳广平就把你卖到了我跟前。”

  

作者有话说:

  状态依旧不怎么好……端午安康!就酱~

【停云】误会

  那辆黑车最终停在了一个村子前,随行开车的金杰下了车,与村头的人对接。

  这一路上江停也没有再挣扎,连句话都没说,双眼与平时相比显得空洞了些,闻劭对他说什么,他都只“嗯”一声。

  金杰同村子里的人对接好后,拉开了后排的车门。闻劭率先走了下来,伸出手想要拉住江停。

  “My queen.该下车了。”

  江停冷哼一声,打开另一边的车门下了车。

  闻劭的手停在半空,良久才收回来。

  

  闻劭将江停带在身边是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刚一进了村子,就让金杰自己去办事,而他则留下陪着江停,甚至对来这村要做什么都闭口不提。

  某杰:我感觉我出来有点儿碍事?

  “要去到处转转吗?我和你一起。”闻劭道。

  “不用了,我自己。”

  闻劭不情愿地看着江停远去。

  “啧……”

  

  “嘟……嘟……”

  手机振动着,江停抿了抿唇,盯着手机屏幕。

  “嘟嘟……”

  电话那头接通了,“江……江哥?!”

  “是我,杨媚。”江停说道。

  杨媚咬了咬牙,道:“江哥,您不是……”

  江停“嗯”了一声,道:“我现在是背着他出来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杨媚在那头喃喃着。

  江停在屏幕上轻敲几下,示意有人来了,电话那头的杨媚立马噤声。

  来人是这村里的一个村民。

  “你在这里干什么?”村民警惕地问。

  江停说道:“屋里闷,出来走走。”

  村民一想是闻劭带来的人,不疑有他,转身就走。

  待村民走远,江停又敲了几下,便又听杨媚在那头问:“江哥……那个黑桃K……”

  “不必担心,他没对我做什么。”

  杨媚呼了口气。

  “杨媚,帮我联系个人。”江停道。

  杨媚心下疑惑,“谁?”

  “严峫。眼下能信过的只有他。”

  杨媚又问:“为什么是他?”

  江停道:“虽然他冲动了点儿,但这人正义感挺强的。你告诉他……”

  

  “回来了?”闻劭见江停回来,站起身说道。

  江停看都没看他一眼,:“嗯。”

  闻劭又道:“去干了什么?”

  江停撇过头,说:“透气,散步。”

  “哦……”闻劭眯着眼看着江停,“好了,我们该走了。”

  “嗯。”

  突的,闻劭凑到江停耳边,道:“江停,不打算跟你的线人说说我们在哪儿吗?”

  江停怔了一下,很快恢复了神色,“你觉得,我现在跟外界联系,有人会信我吗?”

  闻劭一勾唇,道:“那可不一定,比如你那个线人杨媚。我说的对吧,我的红皇后?”

  江停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闻劭,也不与他争辩,“随你怎么说,当然我也可以以死自证清白。”

  闻劭见他不承认,也不强问,道:“好吧,既然如此就当是一场误会好了。也怪我多疑,你怎么会背叛我呢?”

  这句话说得一语双关,江停心下了然,一是闻劭这是已经发现了,二是在暗示三年前的那件事。

  “走吧。”

  “嗯。”

  

作者有话说:

  半夜码字码一半睡着了可还行?这些天被同学气死了快,所以状态不太好,抱歉……而且还无意间埋了个大坑QAQ

  六一儿童节快乐!今天放结尾一个小剧场~是我当时写文的真实心情哈哈哈……

  

小剧场:

  「嘶……我倒底先写哪个啊?是先把花匠匠布置的年练完成还是先写文啊……」

好不容易开始更文……

  「唉?这段该怎么写?不行!快被气死了!啊啊啊这词该怎么用啊!!」

  当我好不容易更到结尾……

  「好困啊……」

  然后睡着了……

  然后我醒后……

  「等等!这后边咋写的?嗯?好像不是这样……啧!差不多了!不管了!烦死了!」

  当我终于写完后……

  「这章取个啥名字好啊!!!算了,就这个吧……」

未来已知 二二

人物归墨香和木苏里,ooc归我

渣反时间线:洛冰河刚从无间深渊出来

魔道时间线:魏无羡刚杀了温晃他们

天官时间线:花城刚跳下罪人坑

全高时间线:舒雪身份暴露

【系统的话、水幕上的字、问题、图片、歌曲、剧情、对话、语录、直播等】

【·全高系统】

〈弹幕〉

“众人的话”

(作者乱入)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原文没有的当私设。

——————

【请全体人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着实吓了人一跳,但也只得好好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请师青玄上前抽卡。】

师青玄刚坐回去,被这一句,着实懵了。

“诶?我?”

【请师青玄上前抽卡。】

系统又重复了一遍,师青云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幻听。

【恭喜抽到语录卡。】

【他们在警告声中接吻。——《全球高考》】

〈咳咳咳!莫名想到“他们在警告声中抽烟”〉

〈楼上绝对买了实体书!〉

〈实体这句,夺笋呐hhh〉

〈我的实体书都没这段QAQ〉

〈实体书害人不浅……〉

〈真实!〉

〈想想那场景……〉

〈楼上的,赔钱吧!我笑喷了,然后喷到我爸身上了,他打断了我腿!〉

〈啊这……〉

“系统似乎没不让抽烟这条规则啊。”

“有个屁!有的话休息处那片儿还卖烟?”雨璃翻了个白眼,表示不理解,“删了的还好,改成这样误人子弟。”

“哈哈哈……”

【请闻远上前抽卡。】

没人动。

“……你傻了?你以为他还会记得他名?”雨璃“看着”这个智障系统,心里想着是不是哪儿出问题了。

“所以……系统在叫谁?”

雨璃踢了下地,“喂!922!喊你呢!”

922一脸懵,“我?我有这么个名字?”

“怎么没有!快点过去,说不定一会你就知道了。”

“啊哦!”

【恭喜抽到问答卡。】

【问:白无相是什么人?此题无选项,踩到得分点可加分,若在规定时间没有踩到所有得分点,视为答错。】

白无相……

谢怜无意识间握起了拳,默然不语。

“答错会怎么样?”一人问道。

系统“滴滴”两声,又发话了。

【轻则丢些面子,重则灰飞烟灭!】

【规定时间为五分钟,禁止空间管理员给予提示作答,知情者可适当提示,禁止作答。现在开始记时。】

话音才落,一个沙漏出现在水幕上。

“不是吧?这怎么回答?”

空间一片嘈杂。

“系统,你连空间管理员都管?别忘了,我可是主系统选定的你的宿主。”雨璃道。

【此为主系统的命令,如有疑问,自可找主系统。】

雨璃沉默了,她哪怕再天不怕地不怕没心没肺地,也会畏惧主系统,那个根本不能存在这世上的主系统。

她和悦倾都是应运而生,但主系统却是天道所造。主系统的一切行为都是天道所授意的,那也是她们无法触及的存在。

雨璃什么都不担心就把这些人拉过来,也是因为主系统的存在。

“啊哈!你们慢慢加油想~拜!”

众人:“……”

“所以,我们要不要讨论一下?”沈清秋打开折扇,问。

一名神官道:“白无相是四害之一的白衣祸世。”

另一名神官打了他一下,“笨蛋!这谁都知道!”

【恭喜踩中一个得分点。】

那名神官:“……”

“这只是一个得分点,”有人说道,“没说答对!”

“欸欸!我们不是听过一首歌吗?弹幕不就说了一个?”魏无羡凑过来道。

“对啊!”周围一片惊喜,“好像是乌庸国太子!”

【恭喜踩中得分点。】

依旧不是答对。

“难不成还有?”

“那会是谁?”

知情人都不能作答,只得提示,于是众人看向了有未来记忆的谢怜。

而谢怜只是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时间到,答对三分之二,随机选定一人惩罚。】

大部分人在内心默默祈祷不要选中自己,最终,选人的光束落到了一个人身上,其他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是苏涉。

“惩罚是什么?”苏涉小心翼翼地问。

【吃一份万紫千红小炒肉。】

苏涉正要庆幸,可当他看到成品后,立马笑不出来了。

“这……真的要吃吗?”

【是的。】

雨璃在一旁笑出了声。

最终,在众人的目光下,苏涉吃了下去,当场口吐白沫,食物中毒。

风信和慕情看了看谢怜,又看了看桌上的万紫千红小炒肉,再看一眼苏涉,默默远离了谢怜。

——————

这章挖得坑大了……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瞎剪一通(   ˊ ᵕ ˋ 💦)

【停云】步薇

  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坐回车上的,但江停依稀记得,当时他们的气氛并不太好。

  而步薇夹在中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第二日,江停醒过来的时候闻劭已然准备好了饭菜,坐在饭桌前等着。

  看他那模样,似乎昨夜的争吵全然不存在。

  江停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好坐在步薇的对面,三个人的脸色本就不太好,偏偏闻劭还不知道又发了什么疯,不断往江停的碗里夹着菜。

  “闻劭!够了。”

  闻劭笑了一下,“怎么了?”

  “停下。”

  “好啊。”

  闻劭听江停的停了下来,看得步薇捏紧了双筷,心中不满。

  可她不敢说,因为她才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而不是江停。

  如果……我杀了他,那我就可以取代他吧……步薇心里想着,不由愣了,眼底闪过一丝杀气。

  可仔细想想看,她花重金雇佣的杀手范正元,不是被方片J给杀了吗?而可以指使方片J的,也只有黑桃K了。

  想到此处,步薇回头瞥了闻劭一眼,见闻劭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微微松了口气。

  她也明白,闻劭不说不带表他什么都不知道,恰恰相反,闻劭清楚得很。而杀了范正元,只是闻劭对步薇的警告。但或许从江停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抛弃了步薇。

  

  “松开!”江停愤怒的声音转入步薇的耳朵里,令她从沉思中惊醒来。

  闻劭一把将江停拉到身前,压低声音说道:“我不。”

  江停想甩开闻劭,可却发现怎么也用不上力气,很快想到了今早的食物,问:“你给我吃了什么?”

  闻劭道:“你说呢?”

  步薇看着这一幕幕,心里隐隐作痛,她多希望闻劭身前的是她,她不会像江停那样反抗,只要……那个人是她。

  “我不走。待在这里很好。”江停冷冷地道。

  闻劭轻笑一下,“最近不太平,把你带在身边安全,我也放心。”

  “你!唔……”

  江停正要说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他的嘴被闻劭堵上。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江停都没能做出什么反应。当江停反应过来后,下意识推开了闻劭,“滚!”

  闻劭嘴角勾了下,硬把江停拽上了车,拉上了车门。

  门还没关上,步薇站在门口,看那黑车愈走愈远,没有丝毫要停下或是回头的意思。

  步薇看得呆了,连指甲扎进肉里都没有感觉。

直到门外站着的人将门关上,步薇才终于反应过来。

  她缓缓蹲下,双手抱腿,将头低下哭了起来。

  江停……江停……

  步薇不断默念着江停的名字,紧紧咬着牙,心里的怨恨不禁更深。

  他真的不要我了……都没有看我一眼……

  想着想着,她换了个姿势靠着,正好瞥到桌子上的一张图。

  那张图上的是两个小孩子。在初夏傍晚,红霞满天,一个小孩子在拉着小提琴,另一个躲在后面偷窥。

  那张图并不是照片,很明显画出来的,画得也并不是很细。

  但不知道为什么,步薇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少时的闻劭和江停。

  她现在恨不得冲上去撕了那张画,但却有种无形的力量拉住了她,心底还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那么做。

  或许是理智和对黑桃K的敬畏压下了这份恨意和疯狂,她终究没有去撕了那画。但压得也并不是那么彻底,她对江停的恨早已挥之不去。

【停云】赎罪

  天渐渐黑了下来,路边的路灯也给点亮。

  门缓缓被打开,闻劭走了进来。

  “江停。”闻劭道。

  趴在桌子上的江停斜眼看了他一眼。

  闻劭笑着说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一阵桌椅移动的声音,江停站了起来,问:“见谁?非要我见?”

  闻劭点了点头,“到了就知道了。”

  “啧,那走吧。”

  

  闻劭同江停一起坐在后排,随后靠在江停耳边,轻声道:“这次路途可能有些遥远,忍不住了可以先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江停往一旁凑了凑,有意避开闻劭,“有多远?难不成要出省?”

  “从恭州去建宁。”

  “那也不远。”江停说道。

  闻劭不管,道:“有点儿远,还是先休息好。”

  江停彻底闭嘴了,争不过又能怎么办?

  路途没多遥远,但在闻劭的“威逼利诱”之下,江停还是闭上了眼。

  那辆黑色的车驶上高速,缓缓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江停悠悠睁开眼,车已经到了建宁。

  “马上到了,再忍一会儿。”闻劭眯眼看着江停,道。

  江停点了下头,“什么事非要来这里?”

  闻劭笑了,说:“拿回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江停轻哼一声,“你自己拿就可以了,为什么带我来。”

  “有一个人,妄想杀了她的模仿对象,代替他,成为他。”闻劭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江停。

  “所以?”

  闻劭:“宣示主权咯,顺便把东西拿回来。”

  “……”

  

  这辆车最终停在了路边,不一会儿,另一辆车停在了对面,上面下来了一个少女。

  少女下车后左看右看,看到了江停他们所在的车辆后走了来。

  闻劭打开车门下了车,随后弯下腰,扶着江停下了车。

  那少女走了来,江停竟在她生上看过了一些自己的影子。

  “您找我什么事?”少女问。

  闻劭没有回她,依旧温柔地看着江停。

  江停一点儿也不想理他,绕过闻劭伸出右手,道:“你好,江停。”

  少女犹豫片刻,也伸出了手,与他相握,抬眼看着他,学着他的语气,“你好,步薇。”

  江停点了点头,松开了手,继续低头看手机。

  步薇抬头看向闻劭,但闻劭却走到了江停身旁。

  “您……”

  闻劭没有理她,转而看向江停,“看出来了吗?”

  江停抬头与他对视,“什么?”

  闻劭轻轻一笑,“真没啊?”

  江停又仔细看了看步薇,从某个角度来看,步薇确实像极了江停。

  江停一脸不信地看问闻劭,然而闻劭笑着点了点头,道:“猜对了,就是那样。”

  “……你,真的疯了。”

  “不,我没有,”闻劭依旧笑着,“我不过在赎罪而已。当年的罪。”

  江停冷冷地看着他,“赎罪?如果你真的要赎罪,我可以现在找把枪,把你在这里毙了,而不是找个替代品。”

  闻劭道:“那怎么行?真要下地狱,我们一起,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江停冷哼一声,道:“疯得不轻。”

  “你知道吗江停,我一直忘不了自己那年的做法……”

  “你既然忘不了,那不如死了赎罪。”

  “那我们可以一起。”

【停云】赌约

  “闻劭。”江停顿住脚步,轻唤一声。

  那人一愣,随后道:“我的红皇后,怎么了?”

  江停抬头直视着他,说:“你忘了我们赌约。”

  那人一笑,“没有,当然没有。”

  “我说过,只要还有一个警察愿意相信你——哪怕只有一个,都算我输。”

  江停冷冷地看着他,道:“那你现在呢?”

  “你输了,所以我把你接了回来。”他贴在江停的耳边,轻声说着。

  江停正欲开口,却见闻劭拿出了一台手机,正与一人进行通话。

  江停眼皮跳了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真,电话那一面,是建宁市局。

  电话那头,一大群人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互相看着,还有声音不断传来。

  “江、江停?他不是死了吗!”

  “果然是他!那场缉毒爆炸案,要不是他,也不会……”

  还有杨媚的声音——

  “不是这样的!江哥……”

  江停叹了口气,然而闻劭又道:“我可不止打到了建宁。”

  江停没说话,他知道怎么说也没用,闻劭这样一弄,也便没人会信他了。

  “欢迎回来。My queen.”

  江停沉着脸,没有理他。

  闻劭笑了笑,“不急,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我会让你真正接受我的。”

  闻劭笑着切断了通讯,转而又问江停:“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应该没告诉你。”

  江停冷哼一声,“梦到的。”

  “是吗?”闻劭眯了下眼,问。

  “爱信不信。”江停很明显不想同闻劭对话。

  闻劭轻笑一声,道:“那我们可真是有缘,做个梦都能梦到我的名字。”

  江停表示这人真的没救了,梦里没救了,现实中也一样没救了。

  “江停,不去吃饭吗?”

  江停看了他一眼。

  “真不吃?”闻劭问。

  江停道:“吃和不吃不都一样被你拴在身边?”

  闻劭凑到江停身前,道:“不一样。”

  江停冷冷笑了,没说什么。

  “江停,这么不待见我吗?”闻劭在江停耳边轻轻说道。

  江停扭过头,背对着闻劭。

  闻劭也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前还瞥了江停一眼,说:“饭都放在桌子上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别忘了吃。”

  随即关上了门。

  这间屋子被反锁,钥匙洞对着他,没有钥匙无法打开。

  江停看着锁上的门,没有说话,但他不禁想起了在那个梦里的闻劭。

  那个闻劭很啰嗦,还有点小孩子气,他不过吃一盒泡面就会生气,可对他的那份关心却是不可否认的。

  而这个闻劭,有点儿疯。

  不知道哪里发生了变化,两个人的性格截然不同,但对他都会关心。

  虽然关心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差别。

  也许是经历不同吧。江停想。

  他环顾周围,这间屋子几乎什么都有,可所有门窗都紧闭着,只有刚才出来的那间屋子里有扇落地窗,旁边的小窗户可以打开。

  江停叹了口气,现在他的脸色很是不好。

  没办法,他坐到桌前,拿着桌子的豆浆喝了一口,脸色才好看了些。


作者有话说:

  梦里那个闻劭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有钱的家庭,所以性格与黑桃K有那么大的不同。

【停云】梦醒

  飞机起飞,闻劭很是无聊,看着睡着的江停,心里感叹着不愧是我哥(男朋友)。

  当然,如果江停此时醒着,看到闻劭的样子,会觉得这个人疯了。

  可惜他没醒着。

周围已经有许多乘客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只有闻劭,一直盯着江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闻劭也没移开眼。

  而江停在半梦半醒间又听见了那个声音——那个如魔鬼般的声音。

  “My red queen.(我的红皇后。)”

  “江停,睡了这么久,该醒了。”

  

  江停没睡下去,睁开眼看到闻劭熟悉的脸,惊魂不定的心被安抚了下来。

  闻劭看着江停苍白的脸,问:“哥,你做噩梦了吗?”

  江停微喘着气,点了点头。

  闻劭轻轻笑了,“哥,你会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真没想到。”

  江停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哥,生气了?”闻劭道。

  江停开口道:“没。”

  “要再睡会儿吗?”闻劭问。

  江停摇头,“不用,本来也不困。”

  “好吧。”

  飞机起飞前他们便开了飞行模式,在飞机模式下很多需要网络才能打开的应用用不了,所以只能看些提前下好的电影,或者玩那些不需要网就可以玩的小游戏。

  江停对这些不感兴趣,所以他干脆放下手机,靠在飞机坐椅上,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切的某劭:哥你想睡直说,不用嘴硬说自己不困的。

  过了一会儿……

  我哥真好看。

  于是,他也放来手机,继续看着江停的睡颜。

旁边的乘客:Why should I sit here?(我为什么要坐这儿?)

  而一位女子,默默拿起了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江停再醒来时就快到了。

  闻劭见江停醒了,移开了眼。

  飞机正要降落,江停眼前模糊了一阵,当再睁开眼时,却是一间房子里。

  那梦过于真实,江停也不知道自己醒了没。

  “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问他。

  江停“嗯”了一声,没有动。

  那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做梦了?梦见什么了?”

  “你。”江停只回答了后面那个问题。

  那人轻笑一声,“梦里那个‘我’那么好吗?让你睡了三天。江停,我喊你那么多声,一句也不回我?”

  “我不是醒了吗?”江停对他可没有好态度。

  那人又笑了笑,道:“很难得,你会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江停冷哼一声,“我有别的选择吗?”

  “也是,你没有。”说着,那人又凑上前几分,“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奶黄包,不过来吃吗?”

  “你这么关心人,也很难得,但你看,我怎么下去?”江停甩了甩自己手上的锁链,抬头问道。

  那人又往前来了一步,给江停解开锁链。

江停挑了挑眉,道:“你不怕我跑吗?”

  那人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说:“你跑不了,我的红皇后。”

  江停抿唇不语,随后起身,同那人一起走出了房间。